可可书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2|回复: 25

【归乡】(33~34)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2022-3-30 23: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后觉
2022/3/30发表于:首发可可书吧 禁忌书屋
字数:8585


三十三 眷族

   宋瑶与吴霜雪又聊几句便继续观察下方,李旭仍在发呆。这么过了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声音仍在持续,下方也没有新情况,无聊之下这一天累积下的疲惫化作困意汹涌袭来,宋瑶和吴霜雪都频频打起哈欠,又过了几分钟两人的头已开始不住下点,眼看就要当场睡过去,突然从湖心方向刮来一阵阴冷潮湿的腥风,令宋吴两女一阵哆嗦,鸡皮疙瘩一下子爬满全身,睡意瞬间去了八成。

  「好重的鱼腥味。」李旭也被这阵风吹回现实,开口道。

  最开始的疾风过后风势小了不少,但不断袭来的腥味却有渐浓之势,宋瑶捏着鼻子抱怨道;「好恶心。」

  「声音变得激昂了。」吴霜雪的注意力仍在声音上。

  「嗯?」宋瑶听了两秒后说道;「是哦,声音大了点,语速也更快了。」

  「你们往湖心方向看。」李旭好像另有发现,提醒两女道;「水面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两女疑惑地望向湖心方向,距离虽远,但好在此时月光皎洁,银辉洒在向岸边奔来的浪花上,闪着微光,隐隐约约间好像能看见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不行,太暗了,看不真切。」宋瑶定睛细看了几秒后说道。

  「别急,再看看。」李旭以认真的语气劝道。

  宋瑶转头看向李旭,见李旭正专注地注视着湖面,便也默默地再次观察起来。

  三人不发一语地注视湖面的这段时间,就好似受到了这不断袭来的腥风鼓励,作为背景音的古怪诵念声变得愈发激昂。

  「好像是有东西。」三分钟后,再次观察的宋瑶有了发现。

  「看起来还不少,而且在向岸边靠近。」吴霜雪补充道。

  「嗯,那就对了。」李旭说道。

  「什么对了?」宋瑶好奇地问道;「刚才还离我们那么远光线又暗,你就看见水里有东西了?」

  吴霜雪也颇为好奇,她也是刚刚才看见,李旭怎会那么早就发现。

  「呃……也没完全看见,只是觉得那里应该有点什么,哎呀我也说不清楚,一半一半吧。」

  「什么一半一半?话说明白一点。」

  「就是……先别管这个了,快看,那些东西离岸边越来越近了。」

  一个个黑影逐渐显现在离岸边二十米左右的水面上,且仍在不断靠近,从高处看去数量着实不少,

  「啊!那是鱼群吗?」宋瑶被一大群黑影惊道。

  「是鱼的话那个头可真不小。」李旭应道。

  吴霜雪紧盯黑影默不作声,心中生出一股难言的恐惧,恐惧之中又夹杂着一丝莫名的期待,难道……

  最前方的黑影终于抵达岸边,也就在这一刻,就像是有人按下了暂停键,诡异的诵念声戛然而止,就连夏虫的鸣叫也一并消失,周遭瞬间被死寂笼罩。被这诡谲的静谧所感染,李旭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互相对视一眼后便静静地望向下方。

  黑影陆续抵达岸边,从水中直立而起踏上湖岸,不过并未再向前进,而是就伫立在水边。

  看见直立的身影李旭三人马上想到了人,难道那些黑影是一个个人?三人极力想看清黑影的细节,可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只靠月光终究无能为力。

  李旭三人还没来得及交流一下看法,河滩上跪着的村民们已经起身迎向黑影,没了篝火照明,村民们在三人眼里也成了一个个黑影,两团黑影最终隔着三四米的距离相对而立。

  也许两边正在交流,但李旭三人听不到任何声音,眼中所见只是两团黑影在默默对峙,如此几分钟后终于有声音传来,一声一声此起彼伏,听着与刚才的诵念声十分相似,却刺耳得多,说刺耳还不足以形容,这声音直入大脑,像在用粗糙的砂纸刮擦大脑皮层,直让人产生生理和心理不适。好在这阵声音没持续多久,随着声音落幕,两团黑影一起回到李念儿所在的木台前,木台下的湖滩空地一下子被黑影们挤满。

  接下来的一幕幕对李旭三人来说成了由黑影们上演的哑剧,三人虽然内心急切,可在这诡异且透着丝恐怖的氛围下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远远观察的同时推测黑影们每个动作的含义。

  比起李旭三人,作为观礼嘉宾的洪梦灵倒是把一切看得听得清清楚楚,此时震惊、恐惧、兴奋、期待各种情绪在她心里翻搅着,好在她从小见惯了大场面,最近主持教内事务又进步不少,表面上看她仍然冷静而专注,完全不为眼前的景象所动,不止如此,她还喝止了身后严笑的惊慌尖叫,更显得稳重沉着。

  站在洪梦灵身后的胡磊和严笑也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加入协会以来两人面对过不少棘手的情况,见识了许多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怪异存在,可像现在眼前这般,一大群奇形怪状的玩意儿组团出现,两人也是第一次遇到,看来这次的麻烦有点大。当然震撼归震撼,两人还不至于被吓到,现在要做的是多了解点情况,之后把收集到的情报传回分部,看部长有什么安排。啊还有,他们现在的身份是刚加入门徒不久的新教徒,普通人,见到眼前的场面没点反应不太真实,胡磊向来沉默,严笑当仁不让地开始了他的表演,惊叫连连,最终等来了洪梦灵让他闭嘴。

  洪梦灵努力平复内心的波动,终于变得与外表一样平静,然后将注意力全部投入到眼前发生的一切。祭典仍在持续,那位圣女结束了她的第二次演讲坐回了原位,第一次是讲给眷湖村的村民听,大意是自己一定会带领眷湖村走向复兴,而这第二次更多是讲给怪物们听吧,都是一些感谢神明赞美神明的话,也不知这些怪物能不能听懂。

  演讲结束后,圣女向着台下的怪物伸出右手并停留了几秒,之后转身回到座位,台下的怪物们却突然躁动起来,接着竟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怪物们嘴里发出刺耳的怪声,膜拜起端坐台上的圣女。

  洪梦灵看不出抬手的动作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她知道肯定有某种力量影响到了这群怪物。一群丑恶的怪物膜拜一个漂亮女人,真是一道奇特的景观,但也证明这个女人确实不一般。

  「这圣女肯定也拥有那种神秘力量,决定来这里看来是对的,要想办法抓住这次机会。」眼前所见基本上打消了洪梦灵对这个地方,特别是对圣女的疑虑,之前去拜访时她一再试探想摸摸圣女的底,可惜一无所获,现在既然知道圣女确实不同寻常,那这次来就一定要有所收获。

  膜拜还在持续,四只怪物从怪群中走出径直来到木台前,作为与圣女同处木台之上的四位婢女之一,陆忆水此刻距离四只怪物最近,看得也就最为真切,虽生为眷湖村人,打小便知道村里与外界、村民们与普通人不同,可真见到长辈们口中的怪……眷族,今晚也是头一次,然而眼前所见之物与自己想象中的可谓完全不同,奇形怪状的身躯上不着片缕,只凌乱地挂着些水草,且每一个奇形怪状的方式都不同,拿眼前的四个来说,最高的那个长着一颗鱼的头,而最矮的那个背上是一副龟甲,不知是不是龟甲太重而被压得直不起背,还有一个从头顶一直延伸到后背长着鱼一样的鳍,最后一个左手是正常的人手而右手却是只巨大的蟹钳。这些活生生地展现在陆忆水面前,若不是父亲、爷爷还有全村人就在台下,台上还有圣女和几个姐妹,她怕是早就惊叫出声了。

  四只怪物紧挨着木台朝台上低声怪叫着,接着双手不知托着什么东西缓缓举过头顶。陆忆水还在纳闷这是在干嘛,下一秒便记了起来,这是在向圣女献礼,祭典流程中有这么一项,而她和站在另一侧的妹妹要负责接过礼物转交给圣女。陆忆水望向木台另一侧的陆思鱼,却见妹妹一直低着头,半天也没抬起看向这边。陆忆水心里焦急,妹妹也许是疏忽大意忘了有这事,也许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轻,可无论如何都不能因为她俩的失误影响到祭典顺利进行。

  陆忆水眼光低垂慢慢靠近四只怪物,尽量不去看它们,来到怪物近旁时浓烈的腥味令她呼吸困难,她匆忙抬手想接过怪物手中的东西好赶快离开,结果却碰到了怪物身体,触感坚硬冰冷又湿滑,陆忆水浑身上下一个激灵,踉跄后退两步,呆立着不敢再向前。

  不看是不行了,经过一番内心挣扎,最终责任感战胜了恐惧,陆忆水再次向前,眼光快速扫过,定位到要拿的东西后迅速接过。连续接下三件极有分量像是首饰的物品,陆忆水觉得只要自己不多想好像也没那么可怕,来到第四只怪物鱼头怪前,这怪物个头很高两条胳膊却很短,为了拿到东西陆忆水不得不比之前靠得都近,这过程中难免多看两眼,那拳头大小的眼窝里,死鱼般的眼睛散发著来自幽冥的绿光,半张着的嘴里两排参差的锯齿状尖牙泛着寒光,嘴角不停有绿色粘稠液体滴落。陆忆水顿觉胃里一阵翻滚,赶忙拿了东西转身奔向李念儿。

  「别怕,没事的。」李念儿一边轻抚陆忆水的肩膀,一边安抚惊慌的陆忆水。

  从这些可怖的眷族出现到现在,终于听到了亲切的人声,虽然只是简单的安慰,却让陆忆水重拾了安定感,她感激地看向李念儿,点了点头,将献礼放在李念儿身前,然后起身走回自己的位置。

  献上礼物后怪物们起身面向村民,陆鼎钟见状一声令下,聚在一起的村民从中间一分为二让出一条过道,一排佝偻的身影从过道后方缓慢走向怪群。台上的李念儿一眼便认出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身影,正是陆鼎钟带她去看的那些被关在黑屋中的过往的村民。看来随着她的回归,停转已久的齿轮确实已经重新运转,那祭奠结束后的另一场仪式肯定也难以避免。李念儿右手伸进左手袖管,握紧事先备好的匕首,为待会儿要发生的事做着最后的心理准备。

  几十年来老而不死的村民终于要奔向神的怀抱,开启新的生命篇章,年轻的眷湖村民还感受不到其意义,只是默默注视着眼前诡谲的场面,而像陆鼎钟、唐海川这样年事已高的村民却无不心情激动,有的已经热泪盈眶,毕竟身体的变化预示着他们离这一天已不远,若无神的眷顾他们未来只会变成一具具行尸,被封闭在黑暗狭小的房间中。

  没有任何离别的表示,怪物们在前新加入者紧随其后,沿着来时的路向湖心而去,村民们涌向湖边目送离去的背影,湖水逐渐淹没怪物们的身体,直到水面上只看得见一个个头颅,头颅也越来越小变成一个个黑点,当黑点也消失后,只能通过荡起水花的反光知道它们还在向前,最后,连那点反光也彻底消失,一切归于沉寂。

  李念儿站在木台边缘,与村民们一道注视着怪物们离去的全过程,不同的是除了用眼睛看,她还能感受到怪物们散发出的特殊气息,只是这并没能让她洞悉到更多秘密,与来时那股气息突然出现一样,刚刚那股气息又一下子突然消失了,这绝不是距离过远超出了她的感知范围,因为前一秒那股气息还很浓厚,更像是散发出气息的怪物们瞬间从这片区域消失了,它们去了哪里?是传说中神的世界吗?

  目力所及已不见离去者的踪影,陆鼎钟仍伫立湖边尽情眺望着幽暗的湖面,压在心头几十年的巨石随着眷族的出现与离去终于土崩瓦解,此刻他感到无比轻松,只想一直沉浸在这多年不曾有过的惬意中,不过耳边逐渐嘈杂的交谈声还是将他拉回到现实。村民们迫不及待地交流起对刚才所见所闻的感受,你一言我一语,情绪逐渐高涨,好像已经忘了今晚还有另一件大事。陆鼎钟自是不会忘,他转身看向木台上的李念儿,见李念儿已从湖面上收回目光,便不再耽搁径直向她走去,请示开始另一项仪式。

三十四 入洞

  「结束了。」李旭长舒一口气,打破沉默道。

  「结束了吗?」宋瑶瞅瞅下面又看看李旭,不确定地反问道;「什么结束了?你知道他们在干嘛?」

  李旭被问得一愣,说道;「我怎么知道,不过那些黑影不是又回到水里了吗。既然走了应该就结束了吧。」李旭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他脱口而出结束了还有另一层含义。刚才那阵腥风袭来的同时,李旭脑袋里突然开始嗡嗡作响,之后那声音就一直在大脑里回荡,而身旁的宋瑶和吴霜雪却聊起了天,没有任何异常,她们没听到这声音吗?还是说那阵风吹得他不舒服产生了幻听,李旭想着过一会再看情况,为了不显得奇怪他刚才尽量保持沉默,不过就在刚刚,随着那些黑影消失在湖心深处,他脑袋里的怪声也戛然而止。

  说到那些黑影宋瑶立马来了兴趣,连忙说道;「你们说那些黑影到底是什么?是人吗?他们为什么从水里来,湖里有小岛吗?没看见呀。」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我们不一直在一起吗!你不知道的我们又怎么会知道。」

  宋瑶狠瞪李旭一眼,说到;「我是想问问你们有什么看法,交换一下意见。」

  吴霜雪可不想听他俩斗嘴,赶忙说道;「那些黑影是人还是别的什么,我们只能用眼睛去确认,在这也分析不出个结果。」

  「现在想确认也没机会了。」宋瑶失望地说道;「我们在这观察了半天,除了知道这个村子里的人半夜不睡觉,不知在搞不知什么活动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收获。」

  「也不能这么说。」吴霜雪宽慰宋瑶道;「至少知道了这个村子和这里的人很可疑,好让我们有所防备。再者……虽然没看清那些从水里来的黑影是什么,但那些黑影确实很诡异,你们应该也感觉到了,黑影出现后这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变得凝重了。」

  「没错。」李旭认同地点点头,然后试探性地说道;「还有和黑影同时出现的怪声,一直持续到刚刚才消失。」

  吴霜雪疑惑地看着李旭没有接话,宋瑶也是差不多的表情。难道真是自己幻听了,李旭赶忙掩饰道;「我是说那些诵念声,真是刺耳,一直在脑子里挥散不去。」

  「嗯,那声音确实刺耳,但有明显的语调音节变化,不像是无意义的嘶吼,可能是某种还不为人知的语言,说不定很有研究价值。」吴霜雪没有多想,顺着李旭的话谈起自己的看法。

  「哦。」

  宋瑶这时观察到下面有新情况,对身旁的李旭说道;「还真让你说中了,要收摊了。」

  李旭和吴霜雪闻言望向湖滩,见村民们已列队完毕,李念儿也再次坐上步辇,已然准备出发。

  「不对啊!他们这是要去哪?」看着开始行进的队伍,李旭不禁问道。原来队伍并没按来时的路返回,而是沿着湖岸朝东南方向而去。

  宋瑶和吴霜雪也看出了不对,三人面面相觑几秒后吴霜雪开口道;「先不管他们要干嘛,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是回去呢还是……」

  李旭看了眼手机,已经过了凌晨两点,他又看了看两个女生,说道;「今天,哦不对,已经是昨天了,走了一天的山路还没怎么休息,现在又这么晚了,你们要是困了的话我们就回去吧。」

  「刚才是挺困的,现在一点困意都没了。」宋瑶不假思索地说道;「啥都没搞明白呢,现在回去岂不是白忙活了这半天,再说满脑子疑问回去也睡不好!」

  宋瑶说完看向一旁的吴霜雪,等她表态。

  一点不困是不可能的,但比起一个舒适的被窝,对眼前正在发生的神秘活动的好奇心,或者说是对未知事物的求知欲要更有分量。吴霜雪说道;「我还好,不是太困。」

  李旭自然不想半途而废,特别是见到了消失已久的李念儿后,不过首先得顾虑同行的宋吴两女,而两女都表示要继续,李旭三人便起身朝逐渐走远的队伍追去。

  陆唐屠三位家长在队伍最前方引路,李念儿的步辇紧随其后,队伍一直沿着湖岸行进,走了约有十五分钟,一座形似高塔尖顶的独特山峰已经清晰可见,又走了五分钟,在陆鼎钟抬手示意后队伍终于停了下来。

  陆鼎钟转身来到辇前,恭敬地说道;「圣女,落神洞到了。」

  步辇缓缓放下,李念儿下辇来到队伍最前方,静静地注视起来。距离前方形似尖塔的山峰还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一个个黑影胡乱地伫立其间,乍看之下还以为是人,细看要比人高大不少,竟是一根根粗细高矮不一的石柱,细的也比一个成年男性的腰粗,粗的怕是要两三个人才能抱得住,虽称不上是石林,但整体数量也很可观。

  众人静待李念儿观察,三分钟后陆鼎钟再次开口道;「圣女,按祖制我等只能到此为止,接下来她们四人会护送您抵达洞口,并在洞外静候您归来,天亮前我们会派人来接您回村。」

  陆忆水四女提着油灯来到李念儿身旁。

  李念儿背对众人默默地站着,像是没听见陆鼎钟的话,半分钟后突然开口道;「走吧。」

  四女两前两后护送李念儿朝山脚走去,一路上绕过了不少石柱,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很快便走完来到了山脚下,借助油灯照明近距离细看,李念儿发现这座山不止是形状独特,山体也与众不同,通体由黑色光滑的岩石构成,其上不见一草一木,在植被繁茂的山林中显得极为突兀,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全然不像这里该有的景观。

  山体下方一道五六米宽两层楼高的拱形开口正对着李念儿,像一张大嘴随时准备吞下靠近者。李念儿蹙眉定睛向洞内凝视,可惜洞内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她再闭眼去感应也是一无所获。

  犹豫了两分钟后李念儿还是下定了决心,她转身对同来的四女说道;「我进去了,你们就在这安心地等我出来吧。」

  做为村里的禁地,四女也是第一次如此接近这座山,她们也马上发现了这里与周遭的不同,联想到今夜所见总总,前方那比黑夜还要漆黑的洞口就显得尤为可怖。

  「圣女,您……」想到之前祭典时李念儿的安慰,陆忆水也想说点什么,不过刚开口就被李念儿打断了。

  「别圣女圣女的,叫得我好不自在,就像在不停提醒我没人要似的。」李念儿打趣道;「不是说过没外人时叫我念儿姐吗?」

  「哦。」陆忆水仍不太习惯,低声道:「念……念儿姐……」

  「这才乖嘛。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李念儿又对其余三女说道;「还有你们,乖乖等我出来。」

  李念儿正要转身向洞口走去,却又被陆忆水叫住。

  「念儿姐,带上这个。」陆忆水把手里的油灯递给李念儿。

  李念儿冲陆忆水一笑,接过油灯转身走向洞口,她在洞口停留了几秒,表情已由微笑变为凝重,然后深吸一口气抬脚迈入山洞。

  才进入洞穴几米,李念儿的身影就完全被黑暗吞没,洞外四人的视线里只剩那提灯发出的一小团亮光,而就连这点亮光也在十几秒后彻底消失。

  四人仍注视了洞内片刻,见没有新状况后陆忆水开口道;「好了,时间还长着呢,不用一直站在这,你们找地方坐下休息吧,我去通知大家圣女已经入洞。」说完便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在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黑暗中,油灯发出的亮光被压制在身前一小块区域,李念儿便踩着这一小片光亮往前走着,山洞内死一般沉寂,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再无一丝动静,对时间流逝的感知逐渐模糊,李念儿不知自己是走了三分钟、五分钟还是十分钟,而另一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自己正行走在虚无之中,山洞什么的压根就不存在,为了验证这种感觉她停下脚步举灯四顾,结果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接着她转身向左侧走去,五步、十步,十五步、二十步,没有碰上山洞的石壁,没有错落的岩石,脚下也是一如既往地平坦,好像一切都在证明这里就是一片虚无。

  「有点意思。」李念儿突然自言自语道;「普通人怕是要一直在这转悠下去,最后免不了情绪崩溃。」

  李念儿从母亲那里了解到许多眷湖村的事,但也并非全部,一些事情母亲也未经历过,就比如这落神仪式,因此李念儿对落神洞内的情况也就一无所知,面对未知人难免会陷入不安,而经历过后往往又不过如此,李念儿现在便是这样,先不说仪式最终要面对什么,就眼前的状况她还是有能力应付的。

  李念儿闭上眼睛屏息凝神,十秒钟后睁开眼时瞳孔散发出幽幽荧光,她再次环顾四周,接着嘴角露出笑意,好似已看透眼前茫茫的黑暗,她朝着选定的方向大步而去,不再受限于微弱的灯光,而这次没走多久脚下与四周竟有了变化,刚才没找到的岩壁在不经意间已出现在两侧,并随着她的前进逐渐收拢,最终形成一条宽约两米的通道,地面也由水平变为向下倾斜,刚开始以为只是下个坡,却迟迟走不到底,李念儿才意识到自己正向着地下而去。

  通道并非一条直路,反而一会儿左拐一会儿右转,有时又像是在螺旋向下,也不知转过了多少道弯,反正李念儿已经懒得去记,在她又一次沿着通道右转后,下前方竟然出现了微弱的亮光,她加快脚步朝着亮光奔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她发现那像是道出口,要重见天日了吗?她马上否定了这种可能,这一路她都是在向下走,不可能重回地面。

  临近通道尽头,李念儿再次放缓脚步,小心翼翼地穿过那道出口,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一个巨大的水潭映入眼帘,目测应有半个足球场大小,也许称作小湖更为贴切。李念儿走到潭边,发现水面非常平静不见一丝波动,她用手捧起一滩水,水质清澈入手微凉,不像是死水,接着她扫视水潭一周,除了水潭中心一块突出的岩石外再无特别之处,而那块岩石之所以特别则因为它是这偌大洞穴中最亮所在。

  李念儿这才意识到这个洞穴的光源问题,从踏入山洞以来除了油灯照亮的一小块区域,周遭是绝对的黑暗,而这个洞穴虽远远称不上明亮,起码能看清周围的环境,这光是从……

  「好高!」李念儿猛然抬头,不禁开口道。

  这洞穴竟如此之高,估摸着应不下百米,洞穴的岩壁在向上延伸的同时渐渐合拢,却没在最顶端汇聚为一个尖顶,而是留了一个豁口,光线便是从那豁口倾泻而下洒满这个洞穴,潭心处的岩石恰在豁口的正下方。

  搞清楚这些后李念儿把能去到的地方又查看了一遍,没有通向其他地方的路,这是到头了吗?她看了看来时的通道陷入了沉思,接着又转身看向水潭,当视线再次与那块突出的岩石接触时,一截模糊的意象从脑中一闪而过,她想到了什么,走到潭边放下油灯脱掉鞋袜,只忧郁了一瞬便踏入水潭,潭水微凉还可以忍受,李念儿提起长裙下摆,一步一步谨慎地向突出的石块走去,潭水逐渐漫过脚踝和小腿肚,最终停留在膝弯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

  李念儿离石块越来越近,她发现这石块远比她在岸上时看见的大,终于走到了石块旁,李念儿一跃站上石块,珍珠色的岩石表面平整光滑像一张大床,光脚踩在上面竟微微发热,她观察了一圈后直接坐了下去,然后还嫌不够又后仰躺在了上面,她深吸一口气再长长地呼出,然后闭上眼静静地等待着,至于在等待什么,她也不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14

帖子

44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440
发表于 2022-4-2 15: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会说话就多说两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846

帖子

8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65
发表于 2022-4-4 03: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绅士们发起了诗意的想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95

帖子

91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12
发表于 2022-4-6 00: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键盘有他自己的想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08

帖子

82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28
发表于 2022-4-6 18: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能看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60

帖子

48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484
发表于 2022-4-8 22: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身体被掏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03

帖子

1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2
发表于 2022-4-9 04: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我全都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7

帖子

1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2
发表于 2022-4-16 02: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可可书吧给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809

帖子

8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23
发表于 2022-6-14 00: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LZ的帖子,我只想说一句很好很强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扫码关注官方公众号,领取会员福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