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书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6|回复: 9

【双女神之仙侠妻江湖】(五十三 五十四 五十五)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2022-3-31 01: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童话
2022/03/31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否
字数:9,240 字


           ***  ***  ***

  如果大家喜欢就请点个赞。

  空有一个大计划,可惜没有时间去写。

           ***  ***  ***

               第53章:心碎

  从侧后面看去,婉芳全身赤裸的跪爬在客厅的桌子上,膝盖和双手在桌面做
好支撑,脸色红润娇羞的看着前面,顺滑柳腰下压一些,乳房朝下自由摇摆,特
别丰满的肉臀高高翘起,纹理分明的肌肉大腿根部看似粗壮,实则这样才凸显女
人的美感,大腿与小腿形成一个倒斗,与大腿的粗肉相比,小腿则精细很多。

  婉芳在发情,从面部就能彻底看出,她表情迷离、脸蛋潮红、眼神幸福向往
某种东西、嘴唇微笑上翘。她身材非常优美,像一匹优美的骏马在等待主人上驾。
她屁股左摇右摆,释放出发情的气息。她完完全全像个玩物,像一个被操控的玩
偶。

  「把屁股在翘高点,你不就是喜欢像母狗一样趴着,让我从后面狠狠干你吗。」

  婉芳啊,韩磊还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且他还是你的徒弟,你都已经三十岁
了,居然让小自己十三岁的徒弟,扒开屁眼操屄呢!

  韩磊的鸡巴真不小,虽然不是我见过最大的,但是也比我阴茎长上一半、粗
上一圈。在印象中,好像王龙、王虎、掌柜、肖玉这几人的鸡巴都要比我粗大,
至于朱高和金镶玉就不要提了,他们的阴茎已经不属于正常人范围。

  韩磊挺着鸡巴在婉芳屄肉上蹭来蹭去,时而用阴茎敲打阴部,时而龟头轻轻
摩擦屄肉,像是在拿婉芳的屄肉搞着玩,反正就是不把阴茎完全捅进去,急的婉
芳自己用屄口去寻找韩磊的阴茎。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韩磊把阴茎插入婉芳的双腿之间,肉棒从婉芳双腿根穿
过,茎身上部摩擦阴唇和屄肉。他俯下身体,从前胸贴着婉芳柔美的后背,双手
从两侧搂住乳房掐柔、拉拔、狠拽、偶尔还要使劲拍打几下。

  「师傅,我发现你大阴唇没有以前粉嫩,比以往要略发浅褐色。你乳房手感
更加饱满,比之前要大上很多。你肛门口褶皱颇多,貌似经常使用。如果我没猜
错的话,这半年时间里,你是不是被男人草了很多次,而且不是唐飞,对吧,因
为唐飞那个小鸡巴根本挖法做到,说,到底是谁?」

  「韩磊,你快点,快点干,别说话了。」

  等等,听韩磊说话的意思,他好像对婉芳的身体了如指掌。他十二岁时,婉
芳收他做徒弟,现在十七岁,那婉芳和他是何时有的这种不知羞耻的关系。

  韩磊把玩一会儿后,又收回身体,重新拿起阴茎继续挑弄婉芳,用龟头慢慢
捅进屄肉,仅仅把龟头捅进去,又拔出来,只捅进一个龟头,不在往屄口里面多
移动一点。

  韩磊:「师傅,告诉我,到底有几个人操过你,如果你如实的告诉我,我一
定会用尽全部力气,把你往死里干。」

  婉芳哭求到:「只有我相公,没有别人,真的。」

  「哼,女人的嘴,骗人的鬼,你居然连我都敢骗。」

  韩磊把阴茎收回,转身进到屋里拿东西,婉芳就像听话的母狗,一动不动的
等着主人回来。不一会儿,韩磊从屋中出来,手中多了一个东西,金龙鞭!他走
到婉芳身后,距离一米停下,手里握着金龙鞭的后半段,抬手就是狠狠一鞭子。

  「啊,好痛。」婉芳圆润如珠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一道红红的鞭痕。

  「说,除了唐飞,还有几个男人操过你?说不说,说不说」

  韩磊根本没有给婉芳留有说话的时间,拿起金龙鞭连续抽打,他拿手的武功
就是鞭术,是婉芳手把手教导的,现在全部还给婉芳。我眼睁睁看着婉芳屁股上
的血痕一道道增加,好似抽到的是自己心房。

  鞭鞭入臀肉,唯独躲开最嫩的中间屄肉,现在整个屁股全都血红,唯有中间
深谷还残留纯净之地。

  韩磊退后几步,拿起金龙鞭把手,他不在握着鞭子中间,那样无法完全发挥
鞭子威力。婉芳回头看向自己徒弟,眼神突然大睁惊恐,看着徒弟举鞭架势和鞭
打目标:「我说,别打那里,我……」

  「啪」

  「啊~」

  一声惨惨哀嚎从倾城美人口中传出,这鞭子完整的抽到了两个臀瓣之间的深
渊峡谷,现在连最后一块完好之地也失守。婉芳还是跪在桌子上,四肢颤颤巍巍
的支撑颤抖身体,没有任何东西捆绑她,不知道是她自己不想离开,还是她不敢
离开。

  韩磊再次举鞭,这次举的更高,握力更狠,枯瘦的手臂上青筋盘绕。婉芳美
凤双眼已经瞪的不能在大,表情痛苦扭曲,鞭子还没有抽上身体,身体却提前感
受到无比疼痛:「除了唐飞,有两个人操过我。」

  「啪」

  「啊~」

  又是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叫,嗓子嘶哑拉长,充满无限痛苦。鞭子准准确确的
重复抽到屄肉上,阴部可见的红肿起来。

  韩磊将金龙鞭在空中甩摆,小小的客厅却无法阻止他施展鞭法,可见功法炉
火纯青:「你给我说清楚,他们是怎么操你的,如果你敢犹犹豫豫说话,就说明
你在骗我,那我保证一鞭抽烂你的骚逼。」

  婉芳扭头看在眼中,面部夸张变形,冷汗从额头直流而下:「我说,全都说。」

  韩磊:「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不让你停,你就要一直说下去,但凡停下来考
虑一二,哼哼,你看我的悬空鞭法,都是你教的,后果自己知道。」

  婉芳嗓音颤抖,惊恐看着金龙鞭在空中飞舞:「这两个人是一起的友人,他
们经常将我带到客栈操屄,有时一个人操我,有时两个人一起操,他们会把阴茎
同时插入我的屄肉和肛门内,然后一起抽送,我被他们干的淫水直流。他们还会
找人在旁边屋子内偷看,有时是乞丐、有时是小二,他们还找画家将我们操屄的
动作画出来。」

  「他们还会将我裤子底下剪去窟窿,里面什么都不穿,让我去大厅客桌吃饭,
然后故意掉落东西,当有人过来捡拾的时候,他们一人抓住我的一条大腿,往外
掰开,让那个人仔细看个清楚。」

  「他们很变态,换着花样操弄我,有时在中午,众多百姓在大街上行走,他
们让我只披着一件侠衣,跟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漫步,侠衣前面只有简单的绳扣,
有几次我乳房和阴部都让百姓看了去。有时他们操的兴奋时,还会打开窗户,将
我像小孩撒尿一样抬到窗口,让一些抬头百姓全都看了清楚。还有很多丢脸的事
情,实在没法说,求求你别让我说了。」

  原来如此,难怪婉芳威胁朱高,不让他说出肖玉和皇无极玩弄她的那些事情,
刚才说的那些淫乱场面都是能拿出来的,还有更加过分的,连她自己都承认没法
说出来。但是朱高可是大大漏风嘴,也不知道婉芳用了什么法子,居然把朱高的
大嘴堵得严严实实。

  「啪」

  「啊~」

  皮鞭惊鸿响起,金凤悲鸣。婉芳都已经如实说着,为何还要鞭打她。看她屄
肉红肿如圆圆橘橙中间裂开一道口子,从中貌似要渗出血水。

  韩磊一手撸动着与自己身材不成比例的鸡巴,一手收回金龙鞭:「师傅,你
学坏了,当初你说,除了与唐飞操屄外,剩下就是我,为何到了这里又找其他男
人。」

  「我明白了,师傅在家乡的时候,唐飞那个小短细的鸡巴没法满足你,所以
你从我身上找到乐趣,我一次次的给你满足,那个时候我才十二岁,现在十七岁,
我操了你多少年、你下面爽了多少年、口中吞了我多少精液、子宫吸了我多少精
液。」

  「然后你和唐飞来到这里,那个唐飞还是那么没用。是你自己说的,身体需
要越来越大,他能力无法满足你。来到这个小京都城,这里面有潇洒的公子、俊
逸的书生、强壮的武者、凶猛的侠客,这些人都是你的目标,就像当初你晚上偷
偷对我下手一样。」

  婉芳,韩磊说的对吗?你是不是嫌弃我无法满足你,所以才与韩磊通奸,那
时他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他刚才说是你晚上偷偷对他下手,怎么下手?如何下
手?你的屄肉就那么受不了寂寞和满足吗?

  婉芳哭诉:「韩磊,你不要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唐飞是我相公,我永远
是他的夫人,我们很恩爱,从小一起长大,我不会背叛他,你在胡说。」

  韩磊表情越来越气愤:「师傅,你知道我为什么抽你吗?因为你刚才在说谎,
你眼神犹豫不决,明显不想说出真实操你的人数,所以,不只是那两个人,还有
其他男人操过你,看来我真的要让你尝尝苦头,看我的盘龙鞭法……」

  婉芳尖叫起来,她充满绝望的说道:「还有两个人,就还有两个人,真的没
有了。」

  我头颅一阵空明,胸口憋气、呼气停止,差点晕厥,和上次肖玉带着婉芳进
入客栈一样的感觉。婉芳说还有两个人,我只知道王龙也操过她,怎么又多出来
一个,这个人又是谁?

               第54章:折磨

  我头颅一阵空明,胸口憋气、呼气停止,差点晕厥,和上次肖玉带着婉芳进
入客栈一样的感觉。婉芳说还有两个人,我只知道王龙也操过她,怎么又多出来
一个,这个人又是谁?

  不能就这样晕倒,不能像上次一样错过精彩内容,我要坚持听他们把话讲完。

  韩磊:「这两个人又是谁,快快说,看着我的眼睛说,只要你敢说一句瞎话,
我盘龙鞭法一套招呼在你肉屄上,看你怎么和唐飞解释。」

  婉芳唯唯诺诺像个刚出生的奶狗,声音带着哭腔说道:「一个是流氓,他家
里有一间淫具屋,我们在那里操屄,里面的淫具都给我用了一边,那一次就够了,
让我体验生不如死的感觉。」

  「另一个人是一个侏儒,因为我让他替我保守与前两个人操屄的秘密,所以
用身体作为交换条件,让他和我做一次。前几天相公不在家的晚上,他到我屋里
把我给操了,他精液很臭,每次都射到子宫内,所以我阴道清洗了很多遍。」

  韩磊加速撸动阳具:「师傅,你也太放荡了,居然还和侏儒搞在一起,人小
鸡巴也小,你一定被他弄的上不来下不去吧。」

  婉芳用手轻轻抚摸自己屁股,表情十分痛楚:「那个侏儒的阴茎快赶上马屌,
直接捅到我子宫里面,让我捂着肚子,不舒服一整天。还有大胯被干的扭曲,走
路都一瘸一拐,差点让相公发现。」

  我有种想吐血的感觉,原来朱高讲的不是梦话,他确实将我夫人给操了,我
还以为他是在做梦,原来做梦的人是我。仔细想想家里的事情,不难发现问题,
比如清理口腔用的松膏,正常应该用个五六天,可那一天就让婉芳用去多半,正
好证明朱高说的话,他说将精液完全射到婉芳口中,而婉芳有洁爱又因朱高精液
很臭,所以她才使用足够多的松膏。

  还有,朱高说将梦中女人乳头捏瘪,让女人疼痛难忍,正好证明我在抚摸婉
芳乳头时,为何那里摸起来像两个大枣。没完,朱高还说,婉芳去清洗一次下体,
他就在往屄穴内射一次精液,反反复复五次,这也证明为何沐浴间的洁阴粉用掉
了一袋半。

  金镶玉说的真对,越是美丽的女人,她裹裤越是泛黄,清洗次数就越多,光
线外表下面隐藏着原始的放荡。

  金镶玉还说过,女人与男人一样,都有一刻欲望的心,男人看到漂亮女人,
心中会有种操她的冲动。女人也一样,淫心来时,心中会有种被操的欲望。只是
女人属阴,她们不会像男人一样表露于外。不管多么贞洁的女子,在夜间孤独之
时,都会把手伸进裤裆,安抚阴蒂,释放淫荡。

  婉芳也一样,她是一个外表刚强的女人,独立而自信。越是这样,身体欲望
越强烈,偏偏我这下体就是无法满足她的深渊,以至于她会与自己的徒弟发生关
系。

  我坐下来不在去看屋里的情景,怕忍不住伤心而突然晕厥,听声音就行了,
最近耳朵听力非常好。

  「咔嚓」

  婉芳惊厥说道:「韩磊你干什么?」

  韩磊:「师傅,这是我今天特意给你挑的。」

  婉芳:「这不是狗圈吗?你不是说要给你养的狗带上吗?」

  韩磊:「对呀,你不就是我的母狗吗!走咱们去院子里面溜达两圈。」

  婉芳焦急说道:「你疯了!快给我摘下来,马上,啊~」

  「啪啪啪」

  我都不需要抬身往屋里偷看,就知道韩磊已经开始操上婉芳,那种操屄声音
我已经熟悉的不能熟悉,胯部与臀部清脆的撞击声,时轻时重,中间夹杂的薄薄
水渍。

  他们在屋里不在对话,就是猛烈的肉与肉撞击,这种撞击不是单方一个撞击
一个,而是双方同时朝着对方撞击才能有的清脆与闷哼相结合之音。

  男人喘气粗犷豪放,女人喘气细腻娇嫩。听声音来源,应该是两者面对面、
眼对眼,好似互相倾诉操屄的无上舒爽感觉。

  一个时辰分四刻,他们毫无言语的在屋里操了一刻时间,其中更换了各式各
类的动作。肉贴在桌上的声音,那是韩磊在后入婉芳。椅子咣当声,那是韩磊坐
在椅子上,婉芳坐在他身上的操屄声。男声朝前、女声朝上,那是婉芳躺在桌子
上,韩磊扛着她的大腿使劲往里操屄声。男声朝前、女声也朝前、脚下行走声,
那是韩磊从后面操着婉芳在屋里溜达。

  男声在下,女声在上,那是婉芳在屋中站立,将韩磊倒抱着,互相舔食对方
下体之声。男声女声对着喘息又消失,下面滋滋啪啪声,那是婉芳单腿站立,韩
磊勾起她另一条腿,用鸡巴面对面的狠插屄穴,同时两人在口对口的咗食对方津
液。女声强烈尖叫,水声哗哗,那是婉芳被干的大片撒尿。

  我双手五指叉开,贴着脸颊慢慢插入到发髻中,手心捂住耳朵,不能在听了,
每一次肉体撞击,都如金刚铁拳直打胸口,这比以往与魔头决一生死都要痛苦百
倍。

  唐飞,你这是怎么了,你夫人就在里面被自己徒弟操弄,你非但不去阻止,
还蹲在角落里偷看偷听,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孬种,绿帽龟。」

  这是谁在说话?我耳朵已经捂得严严实实,就连屋里操屄声都完全掩盖。

  「说你小子呢!自己夫人被操的嘴流水、屄流液,你却像龟孙子一样蜷缩在
角落里面。」

  我确实听见有人大声与我说话,环顾周围一圈,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这是
个高手,能千里传音,武功绝对在上官柳之上。他怎么会在这里偷窥,是淫贼?
不对,淫贼可没有这么好的功夫,是淫魔?那就大事不好,他一定是窥伺婉芳的
美色。

  「唐飞,你夫人的两条大腿被韩磊搬到脑后,就像个球一样,尿口正往上喷
尿,就像山中的凸派泉水,好精彩,你不抬起头看看吗。」

  嗯?这个淫贼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快看,韩磊射精了,他把阴茎放在你夫人的嘴里,你夫人使劲吸吮,都吃
了,所有精液一点不剩的吞到肚子里。」

  我背后一层冷汗,对方太强大了,无论我如何控制听力,对方都能将声音传
到我耳中,话语还非常清晰。

  「都操完了,剩下的也没什么意思,我睡觉去了,你慢慢哭吧,绿帽龟。」

  瘟神就这么说走就走了,这个高手如果是皇无极派来的,我连一招都可能接
受不了。千里传音是内功达到极致的体现,我听师傅说过此功法,就连他本人也
做不到,也没看见别人做到过。

  拿下早已湿透的手掌,听见屋里淅淅索索穿衣服的声音,我赶快低腰轻步走
到拐角,不一会儿就看到婉芳和韩磊一并走出,韩磊大脏手一直盖在婉芳的屁股
上搓揉,偶尔还要滑到屁股末端摸两下。

  婉芳在院门口怨气的与韩磊说着什么,估计是要保密今晚发生的事情。可她
不知道,我已经全都看在眼里,不对,他们是今天早上就从衙门出来,我也刚刚
看见他们操屄,那今天这一天,他们都在干什么?

  「哐当」

  他们锁上大门,大摇大摆的走了,一对狗男女。我勉强支撑起自己身体,听
着嬉嬉笑笑声音远去。

  有一种痛苦叫「不知所措。」痛苦轻的时候,人就像傻瓜。痛苦重的时候,
撕裂感会漫延到骨髓。就像现在的我,刚刚经历了从轻到重。

  我无力的搀扶着墙体,一步接着一步的进到屋里,身心疲惫,需要先坐下缓
一缓。到了门口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四周深处,那个偷窥高手真的走了?他的目
的是什么?正巧路过听见有操屄声!还是针对某人而来!来就来吧,走就走吧,
真要杀我,谁也拦不住。

  进到屋里,地面都是洒落的淫水,这是他们刚才操屄的地方,本来想做到椅
子上喘口气,但椅子上面也都是水渍,那就进入寝室,去床上躺会儿,眼不见心
不烦。

  蹒跚着进入寝室,看着满屋狼藉,头颅顿时一滞,地面也都是水渍,有些已
经干燥,只留下一圈浅浅水痕。床上被单褶皱、扭乱,好像经历了反反复复的折
腾,婉芳和韩磊是不是今天一天都在这床上操屄!

  嗯?那是什么东西!床脚下边有张大大的宣纸团,特别明显的放在地下,可
能是随手一丢,会不会是擦拭精液用的!应该不是,这种宣纸样式较硬,不合适
擦阴茎。我随手捡起看了一眼,纸上写着四个大字「验孕宣纸。」

  轰,我头颅中闪过一道惊雷,鲜血顶到喉咙。我虽然武功一流,但下体却很
弱,一直不能让婉芳怀孕,那这张验孕宣纸一定不是给我准备的。颤抖着打开宣
纸,纸芯颜色深红,让我想想,女性将尿液撒在上面,如果是发白色,就代表没
有怀孕。如果是发红色,就代表可能怀孕。如果是深红色,那就是一定怀孕。

             第55章:心事向谁说

  轰,我头颅中闪过一道惊雷,鲜血顶到喉咙。我虽然武功一流,但下体却很
弱,一直不能让婉芳怀孕,那这张验孕宣纸一定不是给我准备的。颤抖着打开宣
纸,纸芯颜色深红,让我想想,女性将尿液撒在上面,如果是发白色,就代表没
有怀孕。如果是发红色,就代表可能怀孕。如果是深红色,那就是一定怀孕。

  「噗」

  一口鲜血从我喉咙窜出,直喷对面墙上,顷刻间撒出斑斓花瓣。全身失力,
终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周围一切在我眼中都是红色,我像个可怜虫一样漫无目
的在地下慢爬,不知往哪里爬,不知为什么爬。

  这张宣纸就是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唐飞顶天立地,唯独心中就爱婉芳,
她与多少男人操屄的事情,我始终以最冷淡的态度处理,那就是装聋作哑。就是
因为我真的离不开她,我生命中不能没有她。

  身体感觉莫名其妙的痛楚,一股钻心的疼感从手掌开始蔓延到全身,口中还
在不停咳血,由红色转为黑色,难道这就叫毒火攻心!身体无毒心中自出?

  意识渐渐模糊,阴影逐渐覆盖视野,我身体居然如此不堪,腹部开始剧烈疼
痛,筋络无法控制的抽搐,骨骼蜷缩到一起,我就像个冬天里一丝不挂的新生婴
儿,这是死前征兆,我感觉到生命在息逝,源头已经穷尽,就这样孤独的死亡……

  「赔了,赔大了,小兔崽子。」

  ……

  「咳咳」

  我睁开眼睛,看见床顶的丝绸玉花图,我还活着?侧过头,看向地面一滩滩
红色、黑色混合在一起的血迹。身体有些力气,翻半个身,用手臂支撑起身体,
双脚从床上挪下来。

  「呼」

  先喘口气,凝思一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就想想如何面对。那个韩磊可
不像肖玉、皇无极、王龙、朱高一样。婉芳确实是被肖玉和皇无极玩戏弄,与她
自身作风没有任何关系。王龙也一样,是婉芳为了保住我的前途,而背着我偷偷
与王龙操屄。还有朱高,此事也不能怨婉芳,她让朱高守住看到的秘密,其实就
是不想让我知道还有皇无极这个人,怕我跑去送死。

  而韩磊不一样,听韩磊说,他十二岁进入师门,然后就和婉芳搞到一起,想
想那是五年前的事情,那时婉芳才二十五岁,我们两天天天如漆似胶的在一起,
她居然能偷偷瞒着我与韩磊操屄,这件事如何解释?我如何替婉芳开脱?

  拍了拍脑门,暂时不知如何是好,还是先离开这里。双脚站立在地,本以为
会失力跌倒,没想到身体居然精力充足,难道这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穿过客厅,又看见满地水渍,心中又是一紧,赶快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到
了院子门口,推了推大门,嗯?对了,大门是他们从外面锁上的。只能退回之前
跳进来的地方,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作为支撑。

  水缸不行,无法借力,容易偏心摔落。椅子不行,太矮,跳不到那么高。没
办法,只能把椅子放到墙角,在上面垫上两块高石。我从远处十几米的地方助力
加速跑,然后用上十足力气向上跳跃,只要能抓住围墙斜瓦,我就可以接上一个
双力臂将自己上半身拉到围墙上。

  「哎呦」

  吓我一跳,我全力一纵,整个身体往上跳跃四五米,等于双脚直接高高跳起,
回落一米,才踩到围墙脊瓦上。一个失算踉跄差点让我又滚下去,真是把我吓一
跳,惊出一身冷汗,我是怎么做到的……可能是拼着最后一股执念吧。

  骑马前行,快到衙门侧门时,我双手紧紧拉住缰绳,睁眼望着前方的登记薄,
那个薄上会不会出现婉芳和韩磊的名字,他们的事由是什么?操屄会衙!

  滚吧,今晚不回去了,我不想让你们看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

  「嘶~」

  身下骏马嘶叫一声,它在催促我决定行走方向,我拍拍它的鬃毛,是匹好马,
但是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我和婉芳现在是上官柳身边的红人,所以马槽才会配给
我一匹上好骏马。

  对了,去上官柳那里,她不是已经嫁给我了吗,去她那里也是光明正大的事
情,她告诉我,现在只是私下嫁给我,绝对不能让婉芳和灵儿知道,等以后找机
会在提,我觉得被她坑了,她之前还说已经得到婉芳的默许、也得到了我师门的
认可。

  牵马侧头,她家也离衙门不远,与我家相比,一个是衙门东边、一个是衙门
北边。

  到了,就是这里,这个胡同不深,就有两户人家,门对门,到底是那家呢!
我只知道是胡同第一户门,可是这两个门互相对应着,那怎么知道哪家是第一户,
烦人,如果敲错门了,会给上官柳带来一些不好的口碑,毕竟她明着还没有嫁人,
如此晚的时候,来个大男人找她,那她名称可就传出去了,况且她还是小京都第
一美人。

  「站了半天,和傻子一样,赶快进来。」

  上官柳突然打开大门,一边鄙视的喊我、一边将骏马拉进来。

  我摸不着头脑问道:「柳姐,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傻瓜,你踩坏了我三个暗警机关。」

  我全当没听见,下马直接走进亮着灯烛的房间,一进屋里,扑面的香气,这
女人就是爱美。在客厅站了瞬间,脑中有了个坏点子,我既然是她相公,那就去
寝室床上睡觉。

  「不要进去。」上官柳正好进入,惊恐大喊。

  她说晚了,我已经撩起丝绸隔帘走进了寝室。

  哦!这个淫妇,我说怎么不让我进来,原来床上放着一个黑粗的阴茎,上面
还沾满了水渍,看来,在我来之前,她正用这个东西给自己美美的捅穴,而且她
也没想到我会进到她的闺房,所以没有深藏起来。

  我撇了一眼站在那里表情害羞的上官柳,淫妇还有害羞的时候,然后拿起阴
茎放到眼前仔细观摩,与真人一样,手劲肉肉有弹性的肌肉感、光泽纯黑不知是
什么材质、茎身环绕这青筋、尺寸长粗就是一般大小、不是比直样式,而是略带
弯弧,就如真人阴茎一般,阴茎末端还有一个小鸡巴长出来,看样子,应该是插
进阴道后,还能同时刺激阴蒂。

  嗯?阴茎下面还有一个奇怪字符,类似紫金符一样的古老样式,字符上面都
是淫水,擦干净仔细看看字符的全貌。

  「嗡嗡嗡」

  混蛋,又吓我一跳。当摸了那个字符之后,黑色阴茎突然震动起来,龟头上
面多出许多圆肉头,茎真胡乱摇摆。明白什么意思了,当触碰这个字符的时候,
黑色阴茎就会自动跳起来。

  神奇,这是一个很高深的淫具,可以说造此物之人,手艺一定巧夺天工,要
是我没猜错的话,要是在按一下,阴茎就会停止。

  「咚咚咚」

  混蛋,当我在次摸了那个字符之后,黑色阴茎并没有停止,而是,茎身慢慢
变长,比我阴茎最长的时候还要长一倍多。不仅如此,茎身又粗了一圈,而且上
面也长出许多小肉球,并像水冻一样在细微的摇来摇去。

  我在按一次应该就会还原如初吧。

  「哒哒哒」

  这?龟头还是那样没有变化,可是茎身里面则像装了弹簧一样,快速拉长往
前冲击,然后又退回来,在冲击,在退回,就像饥饿多天的大公鸡,突然看见一
地香喷喷大米粒的使劲往前啄喙。

  「讨厌,你坏死了。」

  上官柳第一次像个小女人一样,跑到我面前撒娇,同时抢走已经让我手臂有
些震动麻木的黑色大阴茎。也不知道她怎么关上的,阴茎到了她手里就停止活动。
咚咚声、哒哒哒声已经消失不见。

  我随意的坐到床边中间,叹了一口,眼睛在床上扫来扫去,看看是不是还有
什么新奇的东西。

  上官柳将黑色大阴茎用丝巾简单擦拭一番,在丢到柜子侧边一个不起眼的箱
子内,并锁上精致铜锁。她红着脸,简单梳理仪表,整理外衣外裤,漫步着婀娜
身姿,维维坐在我旁边。

  她一条丰满大腿压在另一条大腿上,双手按在腿根,美目连连、香唇红红的
说道:「大晚上,你不在衙门照看两个夫人,上我这里来做什么!是不是想和我
洞房花烛?」

  在听到她说照看夫人几个字的时候,我脸色微苦,眉头反皱,眼睛模糊,眼
泪无法控制的流出来。一只手赶快捂住眼眶,但眼睛不争气的顺着掌边往下流。
双唇紧闭,但掩饰不住喘气的哽咽。

  上官柳双脚搭在我腿上,依靠着床边,双手叉胸说道「是不是我妹妹婉芳与
她徒弟韩磊操屄了?」

  我发现所有人都很聪明,就是我一个傻瓜,怎么我什么话都没说,她就立刻
能猜到。

  「哼,韩磊今天白天,在我面前肆无忌惮,面对面的看着我前胸和下体,有
意无意的做些羞耻勾引动作。我还在想,他这么小就对此事明明白白,那岂不是
很久以前就这个样子,又想起白天时候,他趁着大伙不注意时,偷偷用手伸进婉
芳裤子里面抚摸臀部底端,婉芳就是简单的阻止一下,我就感觉他们不一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55

帖子

98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83
发表于 2022-3-31 11: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可可书吧给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75

帖子

99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99
发表于 2022-3-31 21: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键盘有他自己的想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0

帖子

1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1
发表于 2022-4-7 07: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能看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68

帖子

89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93
发表于 2022-4-19 16: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夸就完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扫码关注官方公众号,领取会员福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