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书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84|回复: 20

【荒淫自述】第十一章(绿母、乱伦、凌辱、调教)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2022-3-29 17: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是否首发:是
字数:9285 字


11

    11

  “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看……看电影去了。”

  “和谁?”

  回到家已经是夜晚10点多了。

  在楼下,我下了车后来到驾驶座旁,打开车门,对庄静说:

  “把内裤脱了,给我。”

  庄静默默地抬起屁股,把短裙撩起来,脱下了连裤袜,再把内裤脱下来。

  是一条卡其色的棉内裤,我拿在手里暖烘烘的。

  浓郁的女人体香中又带着尿骚味。

  然后庄静在驾驶座上跪趴下去,崛起那雪白硕大的屁股。

  她以为我要操她。

  我怎么会在她抑郁症的时候凌虐她?

  我知道我就是她抑郁症的成因。

  我摸着那完美无瑕的屁股蛋,然后弯腰在上面亲了一口,再抽了一巴掌,看着那臀肉抖动着,说:

  “注意驾驶,明天我让医生联系你。”

  我把内裤揣进裤兜里,转身走了。

  有一段时间见不着庄静了,临走前戏弄她一下罢了。

  在等电梯时,我给小周发了信息,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庄静的情况,让小周给庄静找心理医生。

  回到家,母亲却正好从卧室里走出来,于是有了上面的那番对话。

  母亲一身运动内衣,浅灰色露脐吊带背心、三角棉裤,我站门口能看到母亲鼓囊囊的胸部顶端,两个清晰的乳头凸点。

  待她逐渐走近,我才发现她浑身香汗淋漓,那棉布运动内衣被汗浸湿呈半透明状态,能隐约看到乳晕了。

  下身那条朴素的浅紫色三角裤亦是如此,阴毛的阴影,唇瓣的皱褶,但浸湿布料的却不是汗水,而应该是某种润滑阴道的液体。

  张怡曾经和我说过,母亲的性器的分泌系统被药物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很容易就出水。

  她朝开水台走去,那运动内衣难以约束的饱满上围,两团肉球上下晃着,晃得春光四射。

  表情倒是异常地淡然,不像是在故意勾引我,应该是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异样。

  她习惯了。

  母亲应该刚运动完。室内瑜伽。待她走近开水台,脸上才突然闪过羞色,显然才注意到了自己穿着的不妥,悄悄地瞥了一眼过来。

  我其实也不担心母亲发现我在窥视她。有什么好怕的?都上过床操过逼了,不看才不正常嘛。

  甚至,在地中海给她制定的“必须满足儿子性需求”的规矩下,我现在就算扑过去把她就地正法了,她也只能乖乖把内裤脱了掰开腿满足儿子的性需求。

  但我还是下意识地转过头去躲避母亲视线,避免发生尴尬。

  但……

  “就我自己。”

  “还以为你跟女孩子去呢。”

  尴尬避无可避。

  我在脱鞋,“啊?”的一声疑问,装作没听清,母亲喝了口水掩饰了下,立刻转移话题般快速地说道:

  “你吃晚饭了吗?”

  “没……,哦,吃了……”

  “到底吃没吃?”

  “吃了……,但现在好像有点饿。”

  我心有些乱,有点没话找话,但说的话不经大脑,说完又觉得不合适。

  “我去给你煮个糖水吧。”

  没一会,一锅热气腾腾的糖水摆在了饭桌上,我去洗手然后拿碗,回到饭桌前,母亲却趁着这个功夫上身套了件大T恤,掩盖刚刚那羞人的穿着。

  然而这颇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今晚进行了激烈运动,我是有些饿了。

  我们吹着糖水,母亲突然抬头问道:

  “学校里,没喜欢的女孩子吗?”

  “啊?”

  母亲临时起意。

  我猝不及防。

  “呃……,有。”

  有?

  我刚刚说了有?

  女人我现在蛮多的,但喜欢的女孩子……貌似没有。

  庄静我蛮喜欢的,但她算不得“女孩子”,虽然我并不介意这个母亲同辈的女人做我的女朋友,但她终究是无法宣之于口的。

  韦燕燕?

  暗恋过,所以已经是过去式了,我现在不喜欢她了。

  曾经我觉得她是这么特别的一个女生,现在看来也就那样——

  我摸到她的胸了。

  我没想到那些威胁的话这么有用,我大概是底气硬了,就开始逐渐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软骨头中的一个,忘记了她不过是个初中生。

  我计划是她抵抗,回去告诉爸妈,然后我再彰显权力把这件事压下来的,这明显是地中海比较喜欢的剧本。最理想的是这个过程中把她母亲也给上了。

  韦燕燕的母亲是医院的医生,人长得娴熟美艳。

  虽然我猜这个岗位的女人,很可能已经被不少大人物给玩弄过了,甚至她现在就是某个大人物的情妇,但母女通吃始终是让人感到刺激的。

  说回韦燕燕。

  我那天摸了一下她的胸,她被摸到后本能地躲闪了一下,但像鹌鹑一样,委屈,红眼,掉泪,但没有反抗。

  之前换个位置她还能站起来抗议,现在被人非礼了,她却只晓得哭。

  敌退我进,我又伸手,直接抓住揉弄。

  她果然还是没有反抗,低头枕在手臂上,无声地哭,仍由我侵犯她。

  但一个初三女生的胸,其实也就那样,谈何手感,虽然玩的就是稚嫩,但班主任姚老师都被我操了,玩个女同学,感觉也就那样……

  现在的女孩,你在任何的班级中,总能找到一两个,或者更多,给钱就能操的同级生。

  也就那样,好没意思。

  所以我应该告诉母亲:

  没。

  然后告诉母亲,我只有她一个喜欢的对象。

  男孩的天真思维。

  以为自己向女孩示好女孩就会感动,就会心存好感。

  以为在告诉她,她在你那里是独一无二的,她会珍惜你的专一……

  NO……

  NONONO。

  其实女人天生就是个势利鬼。

  她对你有好感,你做啥她都喜欢,她厌恶你,你做什么都不对。

  “谁?”

  我的回答让母亲双目一亮,耳朵一竖——要是耳朵也能竖起来的话。

  这刺痛了我。

  “呃……,韦燕燕。”

  我还是下意识说了那个名字。

  “韦燕燕?呦,你眼光很高啊。”

  家长总是知道你班上学习好的同学。

  “不行吗?”

  我赌气地反问一句。

  “没说不行,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你瞧你都有点心虚了。”

  母亲显然不知道我为啥反应那么大,她以为是因为韦燕燕条件太好我没信心追求。

  她又问:

  “开始追求了没?”

  我想说:摸了奶子算不算?

  也想说:追到手了!

  更想说:我们都做爱了!

  又或者皮一下:她怀孕了,你要做奶奶了。

  但:

  “没。”

  说完,我觉得我不由自主地补救了一下:

  “其实,也没那么喜欢啦,就是觉得……觉得她好看而已……”

  “觉得好看就行了。”

  这个交谈有些煎熬,我觉得很尴尬,不舒服,只想尽快结束,但母亲却显得兴致勃勃。

  毫无疑问,母亲想甩开我。

  把我丢给还不知道在哪里的所谓的女朋友。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你看,为啥你偏偏说了她的名字,证明你对她还是比较喜欢的。”

  “妈,你这是怎么了?”

  我明知故问,表达不满。

  母亲撩拨了下头发,装糊涂:

  “你都这么大个孩子,是时候谈恋爱了,总不成……”

  总不成回家操自己的妈妈?

  我才初三啊!

  虽然我长得是个大孩子的体格。

  但我的心……

  我发现自己也辩驳不下去了。

  我今天才策划主导了一场绑架、强奸、囚禁妇女的行动,我总不成说我的心还是个初中生?

  母亲却是嘴快了,自己意识到自己不对劲,也说不下去了,起身勺糖水,但明明她碗里还有半碗。

  尴尬继续在弥漫。

  她突然又说:

  “你妈妈还是比较开明的,你现在谈谈恋爱也好,高考前就要收收心了……”

  我的天呐——!

  这什么鬼逻辑!?

  一个母亲劝儿子早恋,并且是玩弄感情性质的,现在谈谈,高二高三就分手然后专心学习应对高考?

  我不知道怎么应答了。

  母亲再次发现自己说多错多了,已经尴尬癌发作了,低着头,专心哧溜哧溜地喝糖水。

  我理解。

  母亲当然不情愿继续与自己的儿子乱伦,而最近地中海的【失踪】也让她有了试图摆脱困境的想法。

  这是我有些生气的地方。

  摆脱了我?

  那单位呢?

  你他妈能继续一个月让经理操一次,偶尔还作为业务提成给同事操……

  却想甩开自己儿子?

  我有些恼怒,心里突然有个坏坏的想法。

  如今我有性需求母亲是要满足的,如果我现在……

  母亲肯定要尴尬欲死吧?

  ——

  第二天清晨,母亲早早就出门了。

  我没有回学校,买了些滋补品去了张怡那里。

  她现在基本都是居家办公,而且工作在“特别关照”下轻松得要命,我去到的时候她还在睡。

  我钻进被窝里,她醒了,看见是我,眼神有些复杂,看不出什么情绪,这倒是个积极信号。

  我亲她,她没躲,只是没之前那么主动,会把舌头往我嘴里送。

  看来昨天对我爆发了一轮,今天她的情绪明显稳定多了。

  我摸她的肚子:

  “怎么没有肚子?”

  “哪有那么快,两个月后吧。”

  “能做爱吗?”

  她嘴角终于牵起了一点笑容,被气笑了——你整天想的都是这些东西吗?

  “早三个月后三个月都不建议。”

  “不是吧,我看一些视频,那些女人肚子圆滚滚了,被几个人轮着操……”

  “那你到时找几个人轮着操我,验证一下,看会不会流产。”

  “……”

  张怡的确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女人。

  其实她就是普罗大众的一个缩影。在这个贫富差距悬殊、充满不公和压迫的新世纪,大部分人都掌握了一个核心技能,就是容易麻木。

  地中海的命令我是无法拒绝的,意味着我很快就要操大她女儿的肚子,对张怡的伤害已经是无法避免的了。

  但几乎可以预料的是,等她女儿真的怀孕了,她就会劝女儿接受这样的事实,接纳我的存在。

  两母女为我产子,成为我的性奴。

  ……

  还蛮让人期待的。

  ——

  晌午时分。

  炽热的阳光被窗帘过滤,让整个卧室明亮和煦。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香喷喷的、满是女人香气的床上,安妮的舌头从我嘴巴里收回去,我们嘴唇间还连着唾液银丝,我双手捧着她的脸,拇指摸了下她的嘴唇、牙齿。我近距离地端详她,然后问她。

  大概真的相由心生,同样是美女,她的脸与柔和无缘,有着印象分明的棱角,冷艳中带着冷峻。

  特色分明。

  庄静疗养去了。

  我没有太担心,抑郁症在这个年头不是什么奇难杂症,就是能痊愈的精神类疾病,归属脑科,因此,在她康复之前,安妮暂时取代了她的位置成了我的私人秘书。

  论身材论外貌,安妮是完全比不上庄静的。

  但她野性,并且有一个好身份,杀手。

  稍微想象一下,她是如何冷着脸去收割生命,像屠夫,像死神,但我,让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怀里,肆意亲吻,肆意摸捏,侵犯……

  这种快感极其刺激的!

  庄静也冷,但庄静的冷是能融化的,只需把鸡巴往屁眼儿里一送,用不了几次抽插,那气质高贵身体淫贱的她就开始叫,开始扭动起来。

  但安妮,你亵玩着她,她哪怕媚笑着,但你能看到她眸子里的温度是冷的。

  看不出愿意或抗拒,就是单纯地接受事实。

  而妙就妙在这里,她能维持着这样淡然的表情,双手支撑着身体,一边被我捧着脸亲、看,然后下半身不受影响地抬起落下,扑哧、扑哧的,主动套弄着我的鸡巴。

  偶尔臀部抬高了,落下时候重了,那龟头撞击在花心上,我还能感受到她的逼明显收紧,咬了一下我的鸡巴。

  但她表情不变。

  御姐的芬芳。

  这是她真正的脸孔,之前在纹身店里“妙语连珠”,各种调侃调戏,不过是她面对生活的一种必要演绎。

  “你现在主宰她的一切,对她做什么都不过分。”

  安妮这句话,其实应该是:

  “你……现在……主宰她……,啊……,她的……一切……,啊……,啊……,对她……做什么……,嗯……,都不过分……啊……”

  断断续续的。

  她表情变化不大,但身体的反应实实在在的。

  丰臀起落的频率,从开始的轻缓,到现在愈发紧凑起来。

  那翘立的乳头说明了一切。

  杀手也需要做爱的。

  ——

  我们说的是眼镜女。

  我现在就在眼镜女的住处,躺在她的床上。

  早上在张怡家,和张怡聊了一会,发现我们之间好不容易升华的感情,被地中海一搅和,又回到了主从的关系去了,我觉得有点没意思,也意识到现阶段张怡其实不大乐意看到我,就早早告辞了。

  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能接受的。

  然后我理所当然地去了眼镜女的家。

  眼镜女显然是个热爱生活的女人,虽然住在老旧小区,但那小小的屋子,一厅一卧,收拾得相当整齐干净。有很多增加生活气氛的小器具和陈设,盆栽啊,模型什么的,给人相当温馨的感觉。

  但到了晌午,短短的两个小时,一切就被我破坏了。

  所以我刚刚才问安妮,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毫无疑问——

  过分是无法形容的。

  绑架,强暴,现在还占了别人的家,睡在她那香喷喷的床上,盖她的被子,在她床上和别的女人做爱。

  那干净整洁,充满温馨气息的卧室里,衣物散落了一地。

  内衣店的老板娘家里,充当了一部分仓库的功能,有大量的女性内衣。

  这是眼镜女的特色,已经经过投名状一样“杀掉”眼镜女的我,自然不会心存怜悯放过这一点。

  我挑了一些我喜欢的款式,让眼镜女在我面前一一试穿,当内衣模特。

  然后我在这张床上再一次强暴她。

  当我的鸡巴,在眼镜女本应感到最舒心的环境里,再一次强行插入她的逼穴后,嘴巴里被塞了自己内裤的她,却没有哭。

  回到我和安妮的对话。

  “忘了问你,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啊……,啊……”

  “杀手不需要爱情?”

  “啊……,啊……,啊……”

  安妮低声地吟叫着,没有立刻回答,好一会才说道:

  “那个词语……啊……太……太高端了……啊……”

  “啊——啊啊————”

  御姐的高潮居然爽得如此克制,安妮咬着牙关叫了两声,身体一阵痉挛,一颤一颤的,仿佛她在射精一般,半晌……那身子软了下来,她捋了捋散乱的发丝,才继续说道:

  “爱情,不属于我这类人,只能是遇到顺眼的,能上床就上床,能保持关系的保持,仅此而已。”

  能明显看出安妮对于我这个问题不是很喜欢。

  但我喜欢。

  当我能支配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想挖掘她的一切,这是权力的彰显,也是窥私欲的满足。

  “我顺眼吗?”

  “呵……”

  安妮笑了。

  “你何止顺眼,能遇到你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

  “所以,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吧。”

  她用一句调侃化解了我这个尴尬的问题。

  然后……

  “给你生孩子也没问题。”

  这他妈的。

  我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其实安妮这句撩拨,如果没有张怡的事情发生在前,听起来的确是很撩的。

  但现在我听着,却仿佛把这句话吞了下去,如鲠在喉。

  御姐自然不想给我生孩子的。

  但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她想把自己彻底捆绑在我这个【超级公子哥】身上,彻底摆脱帮派、摆脱她过去的生活。

  为此她愿意做出这个牺牲。

  这是个【空头支票】般的牺牲。

  哪怕她不这么说,我非要把她弄大了肚子她也是无法反抗的。

  安妮又动了起来。

  因为她高潮了,但我还没射。

  这时……

  我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眼镜女身上去。

  我拍了拍安妮的屁股,让她停下来。

  床尾那边:

  “唔……”

  那是眼镜女从流着唾液的口塞球的空洞里发出来的呻吟声。

  一直没有停歇过。

  但现在又多了啪啪啪声的拍打塑料的声音。

  她此刻赤裸着身体,脖子上套着项圈,一条锁链把她像一条母狗一样拴在钉入墙壁的铁环上。

  她跪坐在地上,身体在摇摆着,那奶子被摇得甩来甩去的,这种充满痛苦和难受的状态,全因她下体此刻套着一个【箱子】,她此刻就在拍打着那个器具。

  看着眼镜女的表情,安妮那已经内射过的阴道顿时不香了。

  我知道眼镜女在难受什么。

  ——她的逼痒了。

  她想要挠,想要摸,想要掏挖。

  甚至想要被操!

  但她做不到。

  “我帮你把她驯成一条真正的母狗吧。”

  安妮昨晚和我分开前这么对我说。

  我不知道自己随意地点点头,就彻底把眼镜女送下了炼狱。

  安妮对女人有特别的嗜好。

  比起男人,她更喜欢的是女人。

  所以我带庄静去纹身的时候,她看着庄静两眼放光,身体有了克制不住的欲望。

  而来自黑暗世界的她,对于【怎么折磨一个女人】这样的知识,在今天彻底颠覆了我认知。

  当我看到那几大箱子的器具时,我问:

  “这是什么玩意?”

  “试试不就知道了。”

  然后,一边试,我嘴巴就一直在说:

  “我操……我操我操我操……”

  我操!

  操你妈的!

  你们知道什么是科技的罪恶吗?

  这个套在眼镜女下体的【箱子】,是一套针对女人设计的大型刑具的部件之一,是我在色情论坛也没看到过的东西。

  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圣少女贞德】。

  【圣少女】主要有三大部件:头部、胸部、胯部。

  而这些主要部件又能通过更换很多【功能插件】做到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

  先说眼镜女现在套上的胯部。

  功能繁多,效果卓群。

  例如……

  “过来,舔干净我的鸡巴。”

  我对眼镜女喊了一声。

  安妮一听,主动把臀部抬起,然后湿漉漉的阴部贴着我的小腹,轻轻地摩擦着,把淫水涂抹在我的小腹上,然后翻身下来,开始伸出舌头去舔。

  她不喜,但懂得怎么服侍一个男人。

  我那沾满安妮阴道淫水的鸡巴裸露了出来,昨天被强暴时还抵抗激烈的眼镜女,在我一声呼喊后,双脚像螃蟹一样岔开着向床边艰难挪过来。

  【圣少女】限制了她大腿的动作,她只能如此。

  她一边挪,嘴巴一阵“唔唔唔……”的吟叫也高亢了起来。

  待凑到我跨间,她双手解开了口塞,挂着唾液的嘴巴,完全无视鸡巴上面沾满了腥臭的淫水,直接张开嘴含住,开始吮吸起来。

  比母狗还要顺从。

  完全看不到被强暴时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样。

  她如此顺从,全拜【圣少女】所赐。

  我不久前对她实施了其中一项功能:【电刑】。

  “电刑是一种刑讯逼供的手段,其电压和电流可以精确控制,可以引起受害者疼痛而避免在其身体上留下明显证据。由于神经以电信号传递信息的原理,电击可以直接刺激神经而不对身体的其他部分造成严重损伤,同时由于电流强度很容易调整,不易引起受害者对疼痛的抵抗力,故比起其他造成疼痛的刑讯方式,电刑是较为安全且可长时间使用的刑讯方法。

  电刑可以分为高压电刑和低压电刑两种。高压电刑如电棍,用高压线圈造成电击。低压电刑以受刑人的身体作为电流回路,电压一般控制在200V以下,常将电极接在受刑人的乳头、阴道、阴茎、肛门等处,引起强烈疼痛,达到刑讯逼供的目的。”

  高压电刑,用刑时两个电极同时触及受难受刑人的肉体,以接触的部位形成电流回路,这样就会在极小的体表面积上造成高压电击,引起强烈刺痛,某些时候会产生高温电火花,电击同时伴随烧灼。因电流量很弱,作用面积和距离很小,仅在局部产生极为强烈的刺痛和电击震撼,所以能对女性乳头、阴户等狭小部位集中造成极度痛苦。由于电击作用,一般连续三四次用刑就会导致大小便失禁。

  低压电刑对神经、肌肉和骨骼同时产生电击作用,而不是仅作用于体表,特别是当电流回路通过心脏时,会给受刑人造成极为痛苦的心脏麻痹,进而导致全身各个器官的功能紊乱,受刑严重时,不但大小便失禁,男性还会流出精液,女性会流出阴液。低压电刑会给受刑人造成长时间的痛苦,而施刑者可以通过调节电流电压来控制用刑力度,使受刑人不会很快昏厥 。

  “1mA 产生性兴奋及快感。男表现为阴茎勃起,有精液流出;女表现为节律性痉挛,乳头、阴蒂勃起,阴户湿润,偶尔有液体自阴道流出。5mA 痛苦。6mA 女性失禁,乳头、阴蒂勃起,刺激停止后可以恢复。”

  【圣少女】的操作APP上,电刑功能介绍居然直接照抄了百度。

  而事实上,眼镜女也验证了百度对电刑描述的准确性。

  当裆部的可拆卸外壳被拆卸掉后,我能清晰地看到眼镜女的逼穴在不同电刑的作用下,不受控制地,流淫水、抽搐、失禁……

  那尿液可以像淫水一样泄了一地,也可以像花洒一样喷溅出来。

  眼镜女的身体在这套器具的作用下,彻底成了能通过遥控器控制的【性玩具】!

  “我听话!我做狗!我是母狗!”

  “汪汪汪——”

  眼镜女甚至走不完一个流程就说出了上面的话。

  安妮的帽子戏法!

  这套刑具为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也让我朝着黑暗的深渊越坠越深……

  我现在对眼镜女用的功能,是【前戏地狱】。

  【前戏地狱】的介绍相比电刑的一大段文字,精辟得不能再精辟了:无尽前戏,让女人在无尽的性饥渴中因得不到任何满足而彻底崩溃、屈服。

  机器内部,除了有施加电刑的探针,还有机器触手,在程序的操纵下,花样百出地去撩拨眼镜女的性器。

  触手还能被喷洒上不同的药水来达到不同的目的。

  这种性饥渴产生的痒并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瘙痒】,更是感官上的,一种空虚的,没有着落的痒。

  他妈的这玩意还能探测高潮!

  在眼镜女性器受到刺激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圣少女】会进行感官回落处理,等眼镜女欲望回落,它又开始刺激眼镜女的性器。

  空虚煎熬、空虚折磨、空虚拷问。

  性器的空虚,欲望的折磨。

  被这样的刑具套上,【圣少女贞德】即不贞,也不德。

  荡妇贞德。

  很难想象,一个戴着金框眼镜的知性青年女子,会高潮得翻着白眼,吐着舌头直接爽得晕死过去。

  完全一副痴女的模样。

  眼镜女在【圣少女】的强大功能下,已经彻底失去对身体的支配权,沦为淫畜。

  我不知道这个圣母的灵魂到底有多圣洁,但这一刻,她身体有多贱是多贱。

  拆开圣少女,眼镜女的下体被药物刺激得充血肿胀,触目惊心的那种肥肿。
  
  正如安妮所担心的,再玩下去的话,就看是眼镜女的脑子和身体哪个先崩溃了。

  这种情况还有术语,叫【过载】。
  
  看着倒在地板上,人晕迷了身子还在一抽一抽地的眼镜女,我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满足感。

  我略带迷恋地摸着【圣少女】那光洁的塑料模块。

  与其说我在玩眼镜女,不如说我在玩【圣少女】。

  这就是科技的可怕。

  我微微感叹了下,依依不舍地放下手机。

  “爽吧?”

  “爽。”

  安妮一脸得意。
  
  我应了一声,眼光不怀好意地瞥向她。

  她居然没有一丝惧意,拿起圣少女就往自己身上装,还说:

  “没玩够就来嘛。”

  “算了。”

  我觉得已经异常满足了。
  
  好的东西不能囫囵吞枣,要细水长流。

  “你决定在这里住下来?”

  “嗯。不是要帮你照看性奴嘛。再说,这里比我那狗窝好多了,又有个玩具可以玩。”

  “随你吧。纹身店那边呢?”

  “先关着吧,反正个别得罪不起的客户有我的联系方式,有生意就开咯。对了,你没兴趣纹点什么吗?”

  “没有。”

  “无趣。”

  安妮把眼镜女拖进浴室里清洗去了,我看了下手机,觉得没意思,就打声招呼走了。

  打招呼时,我看到眼镜女已经醒了过来,缩着浴室角落瑟瑟发抖,任由安妮把花洒的冷水浇在她身上。

  下了楼,我才又想起,安妮在这里住下了,庄静送我过来就丢下车自己打的去看治疗了,没人帮我开车。

  张怡倒是就在附近。

  我本不想喊她,想了想,还是把电话拨出去了。

  十几分钟后,远远看到她走过来,穿得很朴素休闲,没有平时见我那般悉心打扮。

  我觉得合情合理,心中没有啥意见。

  “去哪?”

  张怡接过钥匙,直截了当地问。

  “回家。”

  “哪?”

  她又问了句。

  我愣了一下,才醒悟平时对她说回家是回她家,现在我们之间关系有点尴尬,她又确认了一下。

  我只好又说我家的小区名字。

  车徐徐开出。

  “有去检查吗?”

  我关心道。

  但这却把张怡整笑了。

  “这我比你有经验。”

  然后沉默了好一会,她才又说道:

  “现在还早得很。”

  车厢内又尴尬地安静下来。
  
  安静折磨着我,我忍不住又问:

  “为啥你要孩子跟你姓?”

  “你反悔了?”

  “没,就……就是好奇。”

  “你不要他啊。”

  “我没说不要啊。”

  “你就是。”

  这对话很快,没有多少思考在里面。

  “我只是……”

  我组织着语言,张怡却接着我的话:

  “你现在连怎么当孩子都不知道了,你怎么做一个孩子的父亲?”

  这句话张怡说得不客气,是我以前没有体验过的,我被触动了逆鳞般,面红耳赤,却又无法发作。

  因为张怡说得对。

  “我可以学啊。”

  最终我还是嘴犟了一句。

  车厢沉默了许久,但这次打破沉默的是张怡:

  “许总给了不少钱你吧?”

  “嗯,你缺钱用?要多少?”

  我以为张怡要钱,我莫名松了口气,要是钱的事就好办了。

  哪知道她顿了顿,说:

  “钱你别挥霍掉了,都给庄静,让她拿去做投资。她很乐意的。”

  “啊?”

  我没太明白张怡的意思。

  张怡看了看我,没说话,车子往前开,找了个地方靠边停了,她才转头对我说:

  “好景不常在。现在许总那里还关照着你,你要怎么搞女人我也管不着,但你在他那能拿什么好处最好尽量拿,你要的那点他不在乎的。然后,那些钱你留一些自己花,其余的给庄静,她很懂投资,放在你手上只会慢慢花掉,放在她那里还能翻几番。”

  她说时脸色有点冷峻、严肃,说完却又缓和了下来,叹了一声,继续说:

  “你不知道,我们几个女人未来的命运都在你手上了,我的、我女儿、庄静,包括你妈妈……”
  
  “他妈的,未来还不知道会多出几个新的女人。”

  “你现在的一切,是海市蜃楼,当哪天许总不看你了,看别处去了,可能会烟消云散的。你这些钱,要是能滚起来,养我们这些女人不是问题,余下的日子还能往下过。甚至你喜欢的话,也有余力让你找找新鲜的。”

  “这个社会很残酷,但许总到底是看过你的,也没谁会上门闹事,但如果你自己守不住,我们这些女人要被别人吃掉的,到时是什么境地就不知道了。”

  “诗诗的事……我接受了。我很简单,我就是个普通女人,我能死心塌地做你的女人也好,性奴也好,都没关系,我只求日子能平平稳稳的。”

  车再度开出。

  我和她都再没说话。

  她不知道想啥,我的心五味陈杂。


PS:加更。第十章无疑是看的有些膈应的,这不是我的本意。强暴的文以前也不是没有写过,例如《我和我的母亲》里的小舅妈的。我本来可以写得很色的,扩展开肉戏,尽量避免触碰心弦。甚至我认为自己何德何能有这样的能耐?所以,我不是本意如此。但我自己也知道。

因为就是需要这么处理的。

男主需要成长,哪怕是畸形的成长,就需要刺激。和我当初处理林林是一模一样的。他是个初三学生,但他其实是内心阴暗面的代表,他无可避免会变成这样的人。他反映的是,作为作者的我,对资本和权力的失控的担忧,以及对此造成巨大破坏的恐惧。漂亮国是最好的佐证。无论那边怎么宣扬皿煮籽油,最终都是资本家和政客那身笔直西装,你不知道里面保藏着什么的肮脏,以此延伸到个人也如此。

希望诸位生活安稳。在失衡的时候,常来这里看看,欲望不该是主宰生活的,你需要看个片子看个文撸个管子,发泄与平衡,然后在现实中以积极健康的心态去面对。这是我写色文的初衷。所以我的世界都是夸张的,并不写实。

以上。



[ 本帖最后由 hollowforest 于 2022-3-29 17:39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89

帖子

8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05
发表于 2022-3-30 10: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LZ的帖子,我只想说一句很好很强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6

帖子

10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9
发表于 2022-4-1 15: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能看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5

帖子

8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8
发表于 2022-4-2 17: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身体被掏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3

帖子

1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4
发表于 2022-4-3 02: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我全都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74

帖子

90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01
发表于 2022-4-3 22: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会说话就多说两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88

帖子

9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05
发表于 2022-4-4 14: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夸就完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89

帖子

51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515
发表于 2022-4-5 06: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绅士们发起了诗意的想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758

帖子

77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773
发表于 2022-4-5 14: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键盘有他自己的想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8

帖子

11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5
发表于 2022-4-7 14: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谁顶得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扫码关注官方公众号,领取会员福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