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书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7|回复: 24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八)

[复制链接]

2

主题

992

帖子

278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787
发表于 2022-3-28 19: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作者:司机老王
2022年3月28日发表于:可可书吧
字数:12580字

               第十八章


  周末,进城,回家,找勇哥。

  前前后后想了一个星期,我总算想明白。无论以前怎么样,现在的我,是骚贱到了骨子里,想改也改不了。有几个女孩象我似的,年纪这么小,就被人轮
了一遍又一遍,舔脚喝尿唆鸡巴,什么都干。和正常女孩一样,那是想都别想
了。

  既然正常不了,那不如破罐子破摔。反正这天底下,婊子烂货有的是,不
都活的好好的?红姐在歌厅做了那么多年,不一样活得有滋有味。毛片里那些
女的,光屁股的样子被卖的全世界那儿都是,男人还操得她们又哭又叫的,操
完了,嘴不还是嘴,逼不还是逼。听彪子说,她们拍毛片,钱可挣得多了去了。

  更何况,我又骚又贱,可能真是天生的,是老天早就安排好的。要不然,
为什么,还没来过大姨妈的时候,我就开始想男人。为什么,我骚水那么多,
每天都会往外流。为什么,别人都恶心的臊气臭味,我却喜欢闻个没完没了。

  我曾偷偷问过别的女孩,红姐,谭晶晶还有其他人。就没一个真的喜欢鸡
巴味的。红姐唆鸡巴那是工作,谭晶晶则闻着鸡巴味就恶心,更别说尿臊屎臭
了。只有我不知为什么,闻上了瘾,各种味道来者不拒。男人下面的臊味更是
会让我浑身发痒,越是腥,越是臭,我越是性致高。

  我想我就是个天生贱货,又骚又烂又贱。连喜欢的味道都和别人不一样。
自从被连打带骂的浇了一身尿,我甚至贱得有点喜欢上男人的尿。

  我算是认了命。本就不是学习的料,又上了一个破学校。学习改变命运,
扯淡。我的命早就定了,从我捡到黄色扑克牌起,从我被老师破了处起,从我
和刘明好上起,就彻彻底底的定了。

  既然是他妈的天生烂货,发骚犯贱能让我舒服让我爽,那就骚呗,那就贱
呗。人活着,高兴就好,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更别说,骚逼贱货挣钱还方便
呢。

  我想得明白。进了城,也没回家,直接去了勇哥那儿。

  星期五夜里,在勇哥的办公室里,嗯,就是第一次被勇哥操,吃他鸡巴的
屋子里,我跪在勇哥的两腿间,勇哥用他的大鸡巴,一下一下抽着我的小脸蛋。

  鸡巴头打在脸上,啪啪做响。嗯,这声音真好听。我眯着眼,看着鸡巴又
一次在眼中越来越大,连忙把脸蛋凑上去,半软半硬的鸡巴抽在脸上,清脆的
声音果然又响了起来。

  乘着鸡巴抽在脸上的时候,我深深的吸口气,鼻子里,胸里立马充满了鸡
巴的味道,勇哥裤裆里的味道,那浓厚的,男人的味道。

  我闭上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真他妈的舒服。

  气还没出完,鸡巴又抽在我另一边的脸上,抽得我心中一颤,身子发软,
鼻子中又吸满了勇哥裆下浓浓的气味,骚逼止不住的抽了好几下,热乎乎的骚
水一下就顺着大腿根流了出来。

  「勇哥啊」我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忙用双手搂住勇哥毛毛的腿,稳了
稳有点发软的身子,弯好身子低下头,好让鸡巴能继续在我的脸上不停的抽下
去。

  「勇哥啊,你真棒。」我能感到抽在脸上的鸡巴越来越硬,抬起头,看着
大鸡巴在眼前晃来晃去,越变越大,我忍不住说。

  是的,勇哥真的很棒,比王天鹏他们宿舍那些就知道按着我没完没了操逼
的男生们强多了。就那么简简单单的让我一跪,把鸡巴在我脸上一抽,就抽得
我浑身发酥。

  刚才见面时勇哥其实不是太想操,他对带血的逼才有兴趣,无论是处女,
还是来了大姨妈。是我见了勇哥后,腻在他身子上,摸到了他裤裆里鼓鼓囊囊
一大团,心就开始飘了起来,想尝尝好久没尝的勇哥的大鸡巴。

  人总是越没有的越想要。勇哥不操我,倒弄得我逼里空荡荡的又痒又骚,
越发想要。忍不住把头伸到他两腿之间,脸贴着他的裤裆犯贱。想要紧紧的蹭
上两下,刺激刺激勇哥。谁知蹭了没两下,鼻子里若有若无的勇哥下面骚骚的
味道,倒剌激得我身子由里往外一股又一股的热潮,浑身上下,从头到脚,由
嘴到逼到屁眼,没一个地方不想鸡巴了。

  一伸手,我拉开了勇哥的裤链。另一只手往里摸,摸到了又软又暖的一大
条。勇哥的鸡巴是肉鸡巴,软的不比硬的时候小多少,满满的攥在手里,又舒
服又放心,又忍不住想往逼里,嘴里塞。

  心里想着,手里动着,我象掏宝贝似的小小心心的把勇哥的鸡巴掏出来,
张嘴就舔,头却被勇哥一手按住。

  「茵茵,你现在怎么这么骚?」

  勇哥的话让我一愣,骚,还被勇哥嫌弃了?

  「还不是被你们操的。」我把眼睛从裤裆的鸡巴上挪开,撇着勇哥说。

  「唉,茵茵,你就不该去那破学校。」勇哥说。

  「去不去都一样。」我说。「我早就是个骚货,回不去了。再说,来例假
还被你操,连逼带屁眼的,那时我不骚吗?」

  「不一样的。」勇哥摇着头说。

  「有什么不一样的?」我把手从鸡巴上挪开,挠了挠头。

  想了一想,又说。「不一样就不一样吧。反正,我就是个被人玩的命。」

  「怎么样,想不想再玩玩我这个小骚货?你可好久没操小骚逼了呢。」说
完,我学着毛片里那些女的那样,伸出舌尖,轻轻缓缓,沿着嘴唇上缘舔了起
来,一边舔,一边柔柔的看着勇哥。

  「操,说你骚,你还真骚上瘾了。行,那就玩玩你。来,这儿,跪好。」
勇哥说着,叉开了双腿。

  按勇哥的要求,我跪在他双腿之间,弯下身子低下头,脸,紧挨着他的鸡
巴头。

  「操,我让你骚,我让你贱。」勇哥说着,突然按着我的头,拿他的鸡巴
开始抽我的脸,一边抽,一边说,说我骚,说我贱,说这就是给贱货的惩罚。

  大鸡巴抽在脸上,疼是不疼的,但确实有种被作践的感觉,尤其是跪着的
时候。

  越被作践,我心里越痒。只觉得勇哥真好,真会玩我。鸡巴抽脸,又作践
了我,又拿鸡巴馋我。看得见,闻得到,就是吃不着。玩得我这小骚货浑身发
骚,不一会儿就身子发烫,骚水长流,忍不住呻吟起来。

  一边发骚,一边说着勇哥真棒,一边我也有点担心。

  担心勇哥会不会真的生了气,嫌我太烂,再也不理我了。又一想,应该不
会。勇哥要真生了气,以他的脾气,早拿大脚丫子踹我,赶我走了。那还肯和
我废话,把鸡巴在我脸上甩来甩去。

  正胡思乱想着,勇哥的鸡巴停止了晃动,直挺挺立在我的眼前。

  「茵茵,来。」

  短短的三个字,我听了却止不住的欢喜。勇哥真没嫌我贱,还肯让我吃他
的鸡巴,对我真好。我连忙张开嘴,唆起鸡巴来。

  说起来吃鸡巴也是个技术活。鸡巴蛋要含要舔,马眼轻吸慢舔,鸡巴头要
吮要裹,舌头还要绕着它轻轻的舔,鸡巴杆更是嘴唇舌头互相配合,吸舔含滑,
一样不能少。我把我学到的全用了出来,卖力地伺候着嘴里的大鸡巴。

  鸡巴越吃越硬,勇哥满意的哼哼。「嗯,嗯,对,就这么舔。」

  「茵茵啊,你的嘴巴可真行。对,刚才那样,多来几下。好。」说着话,
勇哥挺着鸡巴就把我脑袋往鸡巴根上按。

  我知道勇哥返是被我连吸带舔的起了兴,想要往深里好好操操我这张嘴。
连忙用嘴和舌头裹紧鸡巴,配合着勇哥的手把自己的头往鸡巴根处顶,让鸡巴
能操到我的嗓子眼。

  操过我的男人里,鸡巴长的都和我说过,操进我的嗓子眼,有时比操逼还
舒服。嗓子紧紧的正好包住鸡巴头,一进一出,又麻又爽,象操另外一个小嫩
逼。再加上舌头和嘴,我又能主动迎合,不用花力气,享受却是一流。

  勇哥的鸡巴又大又长,当然也能享受到操嗓子眼的乐趣。他也真把我的嘴
当逼操了,或者是当了飞机杯。硬硬的大鸡巴一次次直插到底。操得我嗓子眼
又痒又痛又紧,喉咙又甜又酸,酸水上涌,眼泪鼻涕口水全被操了出来。

  虽然被操得难受,心里倒还踏实。听到勇哥高兴的哼哼声,感受着嘴里涨
得越来越硬的男人的欲望,知道自己这骚货对男人还有用,能让勇哥满意,我
也放了心。

  看我卖力,勇哥的手离开了我脑袋。由着我自己一下一下继续摇动着头,
用嗓子眼顶着大鸡巴。

  「嗯,好。茵茵啊,你可真是行。对,就你了,你肯定能让苏行云满意。」

  「什么?」勇哥突然而来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边流着口水,吐出嘴里的
鸡巴,问道。

  「茵茵,帮勇哥个忙,怎么样。勇哥我现在正发愁呢」勇哥一边说,一边
继续把鸡巴往我嘴里插。

  「嗯,嗯。」我哼哼着,嘴被鸡巴捅着,听勇哥说着要把我送给苏行云操
的事。

  「苏行云那东西,专会折腾女人。上次一个,嗯,好,吸得再深点」勇哥
边说着话,又把我的脑袋往鸡巴根上按。

  勇哥也是真厉害,玩我玩得高兴的哼哼,还能抽空和我讲把我送给苏行云
操的事,嗯,不光是苏行云,可能还要让另一个老男人操。

  一边被人操的眼泪鼻涕和口水止不住的流,一边还听操自己的人说自己挨
操挨得好,禁得起操,要被送给别人操,心里感觉也是有点怪怪的。有伤心,
有无奈,有羞愤,有自怜,最后,也只有认命。终究,在男人眼里,我也就是
个人人能踩上一脚,被大家玩得稀烂的破鞋。有点用处,也就是比别的骚货更
骚更贱更不要脸。

  想着自己刚刚还和勇哥说过的,我也就是个被人玩的命。既然是被人玩的
命,那就认命让人好好玩吧,让人家玩得舒舒服服的。让别人玩,自己也玩,
玩男人,玩自己。

  也别说,我还真天生又骚又贱,可能上辈子就是欠操。我越觉得自己可怜,
就越觉得自己骚贱,越觉得自己骚贱,就越觉得自己就应该被干,越觉得自己
就应该被骂,被打,被轮,被欺负,被送给别人玩。越这么想,心里的火越旺,
越想让勇哥的大鸡巴使劲的捅。

  被勇哥大鸡巴硬顶,恶心的一股一股酸水向上返,嘴巴嗓子生疼,却和每
次一样,疼痛激起欲望,欲望和疼痛叠在一起,那纠结舒爽的快感分外的强。

  勇哥操我的嘴,就操得我身子发软,发酸,发烫。当他把鸡巴最终顶进我
嗓子射出一泡浓精时,我的骚逼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不光是我的下面湿透了,勇哥鸡巴周围也被我鼻涕口水弄脏了。可能勇哥
鸡巴长,这回操得又狠,连带胃里的东西都操出了一些,粘在鸡巴毛鸡巴蛋上,
又酸又臭。我赶紧用嘴清理,在勇哥说我前,把被操出来的东西又都吃了进去。
倒弄得自己嘴里,又苦又酸,又涩又粘,止不住咽了好几口吐沫,才好受了些。

  嘴巴得了闲,我忙着又向勇哥表示,一切都听勇哥的。我人是勇哥的人,
逼是勇哥的逼。勇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让谁操我,我就高高兴兴撅着屁
股让谁操。

  我不表态不行啊。刚才勇哥玩我时说得清清楚楚。他事业要上台阶,正准
备开全市数一数二的场子。关系全都搞好,人财物全都投了进去。市工行的苏
行长突然要求提前还贷了。

 勇哥说,苏行长是嫌勇哥给的女孩不好玩。苏行云不要小姐,嫌脏。要女孩,
年轻的,不娇气,长得好,经折腾。

  我听完后就想,这不就是我嘛。除了我,还真不好找,难怪勇哥以前送的
苏行云不满意。事关勇哥今后,别说我本来就是个谁都能上的烂货,就是黄花
大闺女也由不得我不同意啊。反正,只要是男人,谁玩我不是玩啊。

  勇哥看我同意的痛快,很是高兴。鸡巴还露在外面,就从钱包里掏出一叠
钱,递给了我。都是百元钞,厚厚一叠,也不知有几十张,看得我两眼直放光。
我来勇哥这儿,可不就是为了钱嘛。

  裂开嘴,接过钱,我又向勇哥表决心。豁出逼和屁眼去,让姓苏的随便玩,
保证不丟勇哥的脸。

  勇哥听了笑骂。「操,别胡说。那是你身上的东西,什么叫不丟我的脸。」
说着,弄好裤子,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大盒子。

  「给我的?」我又惊又喜。盒子上的图案分明是个手机。这时候,我父母
还没这东西呢,我同学,顶多能有个呼机。

  「嗯,新款,粉色的,你们女孩应该会喜欢。」勇哥看着我,笑着说。

  「嗯。」我急急忙忙拆了包装,真的是手机,最新款,亮闪闪的。一把抓
起手机,我轻轻的摸着。这手机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只是听人谈起过,要好
几个月的工资。

  「勇哥,我」我一下冲到勇哥身前,伸过头就要去亲勇哥的嘴,又想起自
己的嘴太脏,味太大,连忙挪了开,只在勇哥的耳旁轻轻亲了一下。

  「手机就是方便联系。你那破学校,太远,有了手机,常和勇哥联系着点。
还有,分局的段副局长,也是个老色鬼,嘴巴刁,可能将来也需要你。」勇哥
说。

  「好的,好的,没问题。」我一股脑的答应着。再多根鸡巴而己,又舒服,
勇哥还给钱。唯一有点担心的是,这什么行长,局长的,应该都有点年纪了,
也不知他们的鸡巴还硬得起来吗?操过我的都是年轻的,不知道老鸡巴好吃不
好吃?

  勇哥舒服了,事也说过了,也不管我的逼还痒着了。说他还有一堆事要办,
就将我往外赶。出了他的屋,夹着骚水长流的逼,我也没找到黄毛,大牛他们,
只好往家走。

  回到家,关上自己屋的门,数着一张又一张的百元大钞,数得心里开了花。
拿起钱,亲了两口。想一想,这应算是卖逼的钱,就又亲了两口。

  手里攥着钱,心想自己还真是不懂事。一个骚货,随便让人玩的,卖逼这
么挣钱,早就该把自己交给勇哥来卖。早卖了,该多挣多少。被人免费操,那
可亏大了。

  又想想,虽然被人免费玩,可大家都是年轻人,那鸡巴,一根根硬梆梆的,
哧流哧流往逼里捅,钱没挣,逼可是舒服了。操得高兴,那滋味,就是让我倒
给钱,我也高兴啊。

  想着想着又想到了那个苏行云,勇哥说他能折腾,也不知会怎么折腾我?
经过了刘明,勇哥,彪子,还有什么我会扛不住?

  再想想,他是行长,也算大官了,应该有些年纪吧。能折腾到那儿去。一
个半大老头子,也不知他鸡巴硬不硬,那感觉,和年轻人肯定不一样。嗯,不
知道老鸡巴操我这小嫩逼,倒底谁更舒服些。

  想着想着,手伸到了下面,下面又湿又粘。干脆脱了裤子分开腿,低头去
看自己的小逼。

  小逼还是粉粉嫩嫩的,只是两片肉似乎比以前大了些,中间的小洞洞,顺
着灯光,隐约可见里面层层叠叠粉红色的嫩肉,一张一缩还在不停动着,似乎
在想着吃鸡巴。逼里的嫩肉上满是亮晶晶的骚水,一点一点还在向外流,流得
逼口湿漉漉白花花的。

  用手一摸,摸了把粘乎乎的骚水,起着丝,从逼口一直连在手指上,灯光
下闪着亮,象条银线,还散发着骚烘烘的气息。把手指送到嘴里,吮起来,嗯,
比谭晶晶骚水的滋味可浓多了。

  不知不觉中,流出的骚水全都进了我的嘴。吃着比精更咸更腥的逼水,我
开始想念精液的味道了。今天勇哥的精直灌进了嗓子眼,根本没尝到。现在嘴
里的骚水要是男人的精液该有多好啊,那又麻又热的感觉能让我浑身舒爽呢。

  这么一想,刚被我手指抹净的逼又开始湿了。低下头,白白粘粘的骚水正
从一张一缩的粉嫩逼口向外淌呢,倒有点象刚被操完,正从逼里往外冒精液的
样子。

  唉,可惜这么嫩的小逼,就要被老鸡巴操了。我心里想着,继续用手指沾
着逼水吃。又想,听说逼被操多了就会变黑变大,也不知自己的逼什么时候会
变得又黑又大呢。

  脑子里想着自己的逼今后被一根根有老有嫩,有大有小,有软有硬的鸡巴
一次又一次的操来操去,粉嫩的逼口一次一次的流着精,淌着水,终于有一天
逼口越开越大,两片逼肉变得黑亮黑亮,又肥又厚。想着那时自己还挺着大黑
逼让鸡巴操个不停,心里有点空,又有些想。一股火又从身子里烧起,越烧越
旺。烧得我浑身又软又烫,只觉得下面奇瘅无比,再也忍耐不住,并起三根手
指用力向逼里捅去。

  一边捅,一边想,要是那根假鸡巴没放在学校该有多好,玩着该有多解痒。
嗯,这回有钱了,一定要去那家成人店,多买几件好玩的东西,好好犒劳犒劳
自己。

  连扣带捅,又摸又揉,我终于把自己玩得瘫成了一堆泥。屁股下面湿了好
大一片,屋里满是浓浓的我的骚水的味道。我喘着气,就在湿湿的骚水上,浓
浓的骚味中,揪过被子昏昏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倒是神清气爽。屋里的骚味早就散的一干二净。揪开被子跳
到床下,光着身子对着大衣柜的镜子照了起来。虽然没有谭晶晶前面那么大的
晃来晃去,也是前挺后翘,再看自己一身又白又嫩的皮肤,别说男人,我自己
都忍不住想摸自己。

  伸手在自己身子上摸了两把,又凉又滑又柔又弹,那手感,真是不错。摸
了几下,对着镜子摆了个又骚又荡的姿势,忍不住叹口气。我还真是糟蹋了我
自己。

  就我这长相,这身材,这又弹又滑的身子,在学校里不算校花也是班花,
又是十几岁的大姑娘,出去卖,那得挣多少钱啊。勇哥场子里红姐手下的小姐,
我也见过几个,有奶大的,有脸盘靓的,有骚气冲天的,可要论综合素质,没
一个有我强。

  我倒好,总想走正路。有一阵,甚至不想和勇哥太近。上不了高中,非在
个破学校混。明明能挣钱的逼,让一堆穷学生混子免费玩,真他妈浪费资源。
还好被人操来操去的操明白了,知道自己逼有多骚,人有多贱。现在想开了,
昨天见了勇哥,马上就又是手机又是钱,多好。
 
  想到那一叠子钱,心情真的很好。哼着小曲,穿上衣服,拉开窗帘,看看
外面阳光亮得耀眼,我决定,出去逛逛,犒劳犒劳自己。在被老男人玩之前,
好好买一买。

  逛街总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手里有钱,可以随便买,就更让人心情舒畅了。
兴高彩烈地在商场里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流,我决定,让自己更高兴些。去那家
成人用品店。不光是那里有让我动心的玩具,还有那个有点猥琐的店员。在个
到处堆满了性玩具地方,被根不认识的大鸡巴玩,那感觉,真真切切的难以忘
记。

  提着一堆买来的东西,到了那家成人用品店门口,店果然还开着。

  望着橱窗里花花绿绿的假鸡巴假逼,心跳竟然开始加速。我都奇怪我这样
的骚逼,又是主动送上门,怎么还会紧张。在门口深吸了两口气,一推门,走
了进去。果然又见到那四眼店员坐在角落里。

  看见有客人来,那店员站起了身。走了一步又停下,扶了扶眼镜看着我,
脸开始变红,面上的表情要多傻有多傻。

  「怎么啦,小哥哥,不记得我啦?」我冲他笑了笑。

  「记得,记得,哈哈,怎么会忘呢。」那店员听了我的话,干笑了两声。
痴呆的表情一下消失不见,两只眼睛在眼镜后闪出色迷迷的光,在我身上扫来
扫去。一边看,一边嬉皮笑脸的走过来,伸手向我的胸摸去。

  「讨厌。」我伸手打掉了摸向我的爪子。「小哥哥,你怎么越变越坏了。
一见面就摸人家的奶。」

  「嘿嘿,不是让你这骚货放松放松,舒服舒服吗。」店员说着话,皮笑肉
不笑的越靠越近,脸都快贴上了我的脸,口鼻中的热气扑面而来。手一搂,抓
着我的屁股捏了起来。

  我向后仰了仰,头贴到墙上,躲开了他的脸。「讨厌啦,你的嘴抽烟抽得
臭臭的。」

  「嫌我嘴臭,好,好,有一个地方不臭,你来尝尝。」店员说着话,挺着
肚子往我身上贴。

  「哼,离开啦。就知道欺负小女孩,你就不怕别人看了说你耍流氓。」我用
手推着店员。这地方随时有人会进来,虽然玩着刺激,可真被人看见,还是挺
紧张的。

  「不怕,看见就看见呗。」店员嘴里说着,身子倒是离开了我。「宝贝儿,
今天怎么过来了,想要哥送你什么?」

  「嗯,这个。」我一抬眼,正见一根长的离谱的假鸡巴,质感看起来又弹
又韧,很是不错,就随手一指。

  本来,我准备大买一番。不过,有人愿意给,不要白不要。反正,都送过
来让人白玩了,收点东西,就当嫖资了。

  「咦?行啊,没看出来,你还男女通吃。」店员说着话,摇头晃脑的从货
拒里翻出一个长长的包装盒。

  听了他的话,我有点奇怪。仔细的又看了下展示柜中长长的假鸡巴,这才
发现那东西的两端竟然都是鸡巴头。再想想店员的话,顿时明白过来,一个逼
里插一头,怪不得这么长,这是给两个女生玩的。

  「谭晶晶看了不知是高兴还是害怕?」我脑子里不由想起和谭晶晶一起玩
的样子,有了这东西,玩的花样可多不少。这还真是好东西。

  「给我看看。」见店员拿着包装盒到了我身边,我抢过盒子,三两下打开
了包装。握在手里感觉了一下,除了有点凉,和男人的东西手感上还真有象。

  「不错。」我又晃了晃,想着这东西塞我逼里正合适,塞到晶晶逼里嘛,
应该会涨得她大声叫唤吧。脑子里现出谭晶晶光着屁股又羞又怕的样子,我不
由舔了舔假鸡巴,下面的逼,又湿了。

  「怎么样,这双头龙不错吧。」店员笑嘻嘻的又往我身上靠。

  「唔,唔,还行,马马虎虎吧。」我正把这东西放在嘴里试试感觉,听了
他的语,见他的脸又贴了上来,忙一边吐出假鸡巴,一边说。

  话还没说完,他整个人已经过我压得贴在了墙上,伸着舌头开始往我嘴巴
里顶。还有一只手,直接伸到我的裤子里。

  我忙把双头龙往脚边的袋子里一扔,伸手去推,没有推开,男人的一只手
已经在我湿漉漉的裆下摸了起来。

  这店员其实不会玩女人,就知道急急的乱摸一通,还没王天鹏的技术好。
只是脸上是男人火热的气息,裆下是男人火热的手,胸紧贴着男人火热的胸,
感觉得到他的心砰砰的跳,隔着衣服还能感到男人那东西又热又硬的在我小肚
子上一个劲的乱戳,我,一下也热了起来。

  「要不,就在这儿?反正这地方也没什么人来。」我想着,又斜着眼睛看
了看四周。四周一片安静,各种的假逼,避孕套,情趣内衣,手铐,催情药,
在阳光下的柜台里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看着林立的假鸡巴,我的心也砰砰的跳
了起来。

  「不管了,就这儿吧,公共场所怎样了,要来就来刺激的。」我的喘息越
来越粗。想着就在路边店里被不知名的男人随便玩,想着我光着屁股扒开逼,
晃着奶子让人操的时候,随时会有人推门进来看到我臭不要脸的样子,我的身
子开始兴奋,不停的抖了起来。

  我开始张开嘴努力迎合男人的舌头。身子,发了疯似的往男人的身子里钻,
象要钻到他的身子里。哆里哆嗦的手,去往男人的裤腰带上摸,往下拽,好让
男人硬梆梆的鸡巴能一下捅进我的身子里。

  裤子没能被我拽下来,倒是拽得店员差点摔下来。他晃了晃,立住身,一
把把我推开。「来,小骚货,到这儿来。」店员拉着我,连拉带拽的把我往深
处领。推开里面那扇门,把我拉进了那间储物间。

  储物间还是老样子,一堆堆的成人玩具,上面还悬着那三个充气娃娃。好
吧,虽然没那么刺激了,但这里至少安全些。和这么多往逼里,屁眼里塞的玩
具在一起,也不错。我一边想,一边往下脱裤子。

  刚把光光的屁股露在空气里,我就感到了头上的压力。顺着压力蹲下去,
紫得发亮,骚哄哄的一根臭鸡巴,在我的眼前乱晃。好吧,男人都一样,喜欢
把女人的嘴当逼操。也就是我,还真喜欢唆鸡巴。

  店员的鸡巴,出奇的让我着迷。都说臭男人,脏鸡巴,店员的这根,名副
其实的又脏又臭。还没完全蹲下,一股味道就扑鼻而来。饶是我深经百操,习
惯各种怪味,也被熏得一怔。要是谭晶晶在这儿,估计直接就把早饭吐了。

  我也有点反胃,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恶心的感觉。又吸了几口,闻了几
闻,才慢慢习惯,渐渐的享受起这种味道。

  这味道,真是绝了。尿臊汗臭,精液的腥气,无一不有,再加上烂咸鱼臭
鸡蛋的怪味,混在了一起,也不知在他的裤裆里鸡巴上酝酿发酵了多长时间,
反正我能肯定,这家伙绝对不爱洗澡,洗澡也一定不洗鸡巴,要不然,不会味
道强得直辣眼睛,不会在紫亮紫亮的龟头下边,一圈白白黄黄的包皮污垢,也
不会当我唇舌并用,连吸带舔他的龟头下缘,吃他鸡巴上的脏东西时,爽得他
哧流哧流不停吸气。

  「哥啊,你这鸡巴还真清新脱俗啊。」望着眼前的大东西,我一边享受着
那一阵阵浓得化不开的味道,一边忍不住说。

  「小骚货,快点,好好唆。」店员按着我的头,拿鸡巴向我脸上乱戳。

  我一手抓住了他的大鸡巴。又热又硬的大鸡巴真的挺脏,上面不知是什么
东西,撸了两下,竟然有些粘手。举起手来闻一闻,手上也是满满的味。

  这还真是极品的鸡巴啊。我心想,够大,够硬,够味道。也不知他平时干
了什么,把鸡巴弄出这种味。可惜上次太慌张,直接让他鸡巴捅逼里,没能好
好尝一尝。一边想,我一边好好用手细细撸了几下,边继续在他的鸡巴头,鸡
巴蛋,鸡巴毛间闻着,享受着。

  「快点,你他妈倒是吃啊。」店员见我拿着鸡巴只顾闻,不禁有点着急,
按着我脑袋往他的鸡巴上顶,硬硬的鸡巴在我手里涨得更紫更红了。

  「哥啊,你这鸡巴有女的吃过吗?」我有点好奇。看了看他发红的脸,又
说。「放心,小妹不是骚货吗,一定让你满意。」说着,把鸡巴吃进了嘴。

  嘴里的味道一下变得精彩起来。鸡巴上粘粘的一层在我嘴里化开,酸苦咸
腥各种滋味一起涌了上来,加上鼻腔里的腥臭,刺激得我的骚逼一阵痒过一阵,
逼水一下子流了出来。

  我松开手,由着店员的鸡巴一下又一下的向我深处撞击。享受着火热的大
鸡巴在我的嘴里尽情的冲撞,把浓得发腻的滋味布满我的口腔,涂满我的喉咙,
捅进我身子更深的地方。

  我知道我在变得更骚更贱更臭不要脸。我能感到这根又骚又臭的脏鸡巴正
把我捅得更烂。我能觉查这鸡巴在我的嘴里变得干净起来,那些恶臭的又骚又
腥的肮脏东西都渐渐被吃进被顶进了我的身体,融化沉淀在我身子里,让我从
身子到脑子,都变得更脏更骚更臭,比以前更下贱更不要脸。

  我被大鸡巴操得浑身发酸,忍不住用鼻子哼哼起来。下面的骚逼越来越痒,
骚水越流越多,渐渐打湿我的逼毛,沿着湿湿的逼毛,一滴一滴,滴落在地面。

  「嗯,嗯。」我哼哼着,张着两只手,任店员拿我的头摆弄着。即是痛苦,
也是享受。大鸡巴现在已操进了我的嗓子眼,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顶到根。
他的小肚子撞到我的嘴唇上,生疼。鸡巴头一下又一下刮着嗓子,又痒又痛,
呼吸不畅还伴着恶心。可这么被人操,被人玩,被人把嘴巴和喉咙都塞得满满,
满到我都难以呼吸,那种眩晕,窒息,下流又充实的感觉又最令我着迷。

  正被大鸡巴玩弄得迷迷糊糊,音乐忽然响起。这是干什么,按音乐的节奏
操吗?在成人用品店上班,还真会玩。我迷迷糊糊的想。

  音乐一遍又一遍的响,声音越来越大。我突然明白过来,这是手机的铃声,
就是我的手机在响。

  这?谁会给我打电话?我忙用手去推店员,边晃动着脑袋,试着离开店员,
离开他的鸡巴。可男人的力气就是大,我的脑袋死死的被定在了他的鸡巴上。

  挣扎了两下没有结果,我只好一边唆着鸡巴一边用手摸出了电话。斜着眼
睛瞄了一眼,果然是勇哥打给我的。

  勇哥的电话不能不接。嘴里塞着鸡巴,我颤巍巍的按下接听键。举着手机
听着勇哥说话,张着嘴巴继续唆着鸡巴。

  还好,店员见我接了电话,小声骂了两句,把他的手从我头上松开,重新
放我的脑袋自由。鸡巴从嗓子眼里退了出来,快要退到嘴巴之外。我总算能自
由呼吸,喘了两口大气,忽然觉得现在的样子又滑稽又淫荡。不自觉便笑了出
来。

  「茵茵,你在干什么?」电话那头的勇哥有些疑惑。

  「我,我在吃棒棒糖。」说着,我又张嘴唆了鸡巴两口,哧溜有声。这,
实在太他妈刺激了。

  一张嘴,同时干两件事。我真想把现在的样子告诉勇哥,说我正光着屁股
唆男人的脏鸡巴,含着鸡巴说着话,上边流着口水,下面流着逼水。可是我不
敢,我敢的,也就是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把手伸到下面,扣弄两下,弄得满手
腻滑。

  「行了,挺大个人,还吃什么棒棒糖。到五洲大酒店来,3号间,苏行长等
着见你呢。」勇哥说完,挂了电话。气得我也想扔电话,在心里大骂。「他妈
的什么狗屁苏行云,这大中午的,挺大的人,他鸡巴的是没见过逼吗,还让不
让我也舒服舒服了。」

  只是,无论苏行云见没见过逼,见过多少逼,都没我抱怨的份。我能做的,
也就是乖乖的把自己的小逼献过去。收了手机,我有些不舍的看了看眼前紫涨
的大鸡巴,多好吃的鸡巴啊,可惜没法尽兴了。

  叹了口气,我试着站起来,又被店员按得蹲了下去。「来,骚货,继续。」
说着话,鸡巴又开始往我嘴里捅。

  火热的鸡巴捅在我的脸上,嘴唇上,捅得我的心也一个劲的痒。「这么热,
这么硬,这是快要射了啊。」我忍不住心动,张开嘴,又让鸡巴操了进来。操
了几下,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又把嘴从鸡巴上挪开。

  「哥啊,待会儿射我脸上好不好。」我用手撸着鸡巴,抬头看着店员。

  「不好,射就射你嘴里,逼里,要不然,屁眼里也行。」

  「哥,颜射呢,不好吗?」我又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哥,刚才来电
话,我这就要见个人,没时间玩大的。只能让你爽一回,下回有时间,让你随
便玩。」

  「操,都到这儿了,你想走就走?别人想玩,先让我玩好。」店员不高兴
了。

  「哥,这回你让我走,不就还有下回吗。这回也让你玩好,咱们快点,小
妹的嘴保你爽。」

  「好吧,那你要用嘴给我吃进去。」

  「哥啊,射脸上吧。是这样,那家伙弄得哥你没法和小妹我玩尽兴,我也
气。咱们怎么也不能让那家伙好。我想,你把精射我脸上,我留着,也不洗,
到时让那家伙亲,让他亲你射过的脸,吃一肚子你的精,怎么样?」

  「这,我操,行,行,就射脸上。」店员听得愣了一下,满脸坏笑的点头
答应。大鸡巴一挺,挺进了我的嘴。我连忙裹紧鸡巴卖力的唆起来。

  这一回他操得格外卖力,我也用心配合,不一会儿我便扬起了脸,去承接
精液的洗礼。

  火热的精射在脸上,我能感到一股股浓浓的男人的欲望,在我脸上蔓延。
我吸着气,闻着喜欢的精液的味道,继续扬着脸,让精液慢慢化开,一点点渗
到我身体里。直到脸上的精液象水一样流淌,沿着下颏就要滴落,我忙用手接
住,又把它再次抹回脸上。

  「哥,怎么样?」冲着店员笑一笑,我提着裤子,扶着他站了起来。

  整理好衣裤,推开门,拿了我那些购物袋,回头又冲店员一笑。只见他还
耷拉着鸡巴站在那里。

  「哥,下回见。」我说完,扬着头,推开大门,夹着还湿漉漉的骚逼,带
着一脸的骚精,走到了大街上。

  走到大街上,被风一吹,脸上凉凉的。望着来来往往行人的脸,我开始害
怕了。要是被人看出我脸上还挂着男人的精,可该怎么办啊。

  我本能的想躲,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擦,去洗。咬咬牙,总算忍住了。

  我就带着一脸龌龊男人射出的肮脏精液,走在大街上。脸上的精液,渐渐
的干了,精液的味道,渐渐的淡了。只我的心,砰砰跳着,下面的逼,又骚又
痒,湿答答的,一直到了酒店,还又潮又湿,干也干不了。

  到了酒店,被服务员领着,进了包间,没见到我想的又丑又胖的老男人。
除了勇哥,只有一个中年人,金丝边的眼镜,略瘦的身材,看着文气又干练。

  「这,这是苏行云吗?长得真不错,看着比勇哥也大不了几岁啊。这么好
看,让他舔那四眼的臭精,真是可惜了。」我胡思乱想,有些发呆。

  「愣着干什么?快把东西放下。过来见苏行长。」勇哥说。

  我忙把那些袋子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放,冲着那个中年人点头笑笑,说一句,
「苏行长好。」说完,向他俩走了过去。

  就听身后哗啦一声。扭头看去,袋子没有放好,好几个掉在了地上。几件
新买的衣服,从袋中滑出,还有一个长长的,又弹又韧,两端都是粗大的鸡巴
头的双头龙,在地上晃了两下,躺在了几件女装之间。

  我的脸,腾的红了。

      (第十八章完)



[ 本帖最后由 Ultiva 于 2022-3-28 20:34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23

帖子

15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50
发表于 2022-3-29 05: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绅士们发起了诗意的想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69

帖子

63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639
发表于 2022-3-29 21: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键盘有他自己的想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54

帖子

57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570
发表于 2022-3-30 20: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谁顶得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890

帖子

9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48
发表于 2022-3-30 20: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LZ的帖子,我只想说一句很好很强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2

帖子

16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5
发表于 2022-4-1 01: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身体被掏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811

帖子

84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40
发表于 2022-4-1 02: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夸就完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6

帖子

11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11
发表于 2022-4-2 15: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我全都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20

帖子

54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540
发表于 2022-4-3 09: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会说话就多说两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22

帖子

94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47
发表于 2022-4-5 06: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能看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扫码关注官方公众号,领取会员福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